夜间
爱豆看书网 > 死之眼的咒灵 > 第62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门口站着一个茶茶印象深刻的家伙。


对方有一头显眼的白发, 是纯天然生机勃勃那种银白,和卯生死气沉沉的发色很不一样;人还很高,单论身长, 对方已经能和卯生一较高下了。茶茶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和她爸爸差不多高的人呢。


不, 准确来说,如果不是卯生那对白骨长角和过于蓬松的头发有在身高上作弊了那么点,面前这个好几年不见的家伙或许已经要在外观上比卯生高那么一点了


茶茶心里羡慕的抓狂:呜, 这家伙怎么长的那么快, 我也想和爸爸一样高啊!


茶茶眼神很挑剔。


……嗯, 虽然这个可恶的家伙比过去强壮了很多, 但绝对比不上爸爸。


此外,对方的体格也变得比茶茶记忆中更加高大了。


虽然穿着宽松便于活动的黑制服不太能看出来,但观察力惊人、从小就没少和肌肉发达的咒灵爸爸贴贴的茶茶很轻易的就靠自己的眼力和比常人出色的大脑从对方的肩宽、身材比例等各方各面推测出对方底下那身同样发达可观的肌肉群。


言归正传。


茶茶在盯着对方的脸下意识质问出声后, 就毫不犹豫的摆出了一副“小狗好嫌弃”、“小狗真的不欢迎你”的神情。


茶茶:我家爸爸的身材和肌肉绝对最棒!就连中也哥和惠哥都羡慕了好久!他们俩悄悄锻炼肌肉的时候就是以爸爸为模板的! 记住网址m.26ksw.cc


虽然不知道是天生骨架小的缘故还是被年龄局限了的关系……中也和惠的进展效果并不是很好,现在依旧是纤细小巧的一只, 这俩还低落了好一段时间。


已经二十多岁,但性格似乎没什么太大长进的高大白发男人那对藏在墨镜下如天空般深邃漂亮的蓝眼睛微微弯起,他浑不在意的抬手,带着贼兮兮的笑容, 像只雪白巨型猫一样摇了摇, 语气也尤为轻快。


他在“好久”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然后用手指着自己的脸, 歪了歪脑袋:


然而门口这家伙的脸皮显然随着岁月愈发有长进了。


“呀, 茶茶, 好——久不见。”


茶茶嘴巴抿的老高, 不情不愿的念出了对方的名字。


她当然还记得五条悟。


“怎么样, 你还记得我吗?”


“你是五条悟……”


毕竟茶茶情商和智商一样高,她是个体贴又温柔的小太阳,有些事情……各种各样的事情,其实不记得会更好。


不过五条悟这家伙……想必哪怕没有出众的记忆力,只要相处过、见识过这家伙那人嫌狗厌的烂脾气,都一定会把对方变成记忆深刻”的典范。


虽然当时茶茶才五岁多, 但耐不住她的记忆力相当出众。


如果硬要探究起来,茶茶其实能把自己才三四岁大的很多事情都记得一清二楚——当然,她想不想承认自己还记得,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大混蛋五条悟,三岁小孩五条悟!!


自认为已经长大了的茶茶哼了一声,努力想要不跟这家伙计较,挣扎了一会后还是声音无比坚定的补充了尾缀:


就是这家伙!


成天最喜欢恶作剧捉弄她了!!


他蹲下来,和茶茶面对面眨巴眼,然后摊手,“我五年前就和你解释过了嘛,我只是以为那是你们吃剩下的,谁知道是你特地留到明天的呢?嗯……还在生气?”


话说回来,当时这家伙悄咪咪顺走蛋挞的行为,其实只是个表面真相而已。


“还是个可恶的蛋挞小偷!”


五条悟卡壳了一会。


强调一下,但凡是个正常的咒术师,都一定会认为这个“决定”离谱到家,然后把五条悟说秃噜皮。


更别说五条悟给自己这方提的[束缚]条件简直跟玩笑一样——让咒灵真心回答一个问题和拜访的时候给他准备一份小甜点。


当初,还未成年的五条悟打不过北泽卯生,在“打不过就跑”和“商谈”之间选择后者的他在了解咒灵性格后,同意了与对方立下[束缚]的事。


然后做出了默认将茶茶、惠和津美纪这三个年幼的孩子继续由一个“特级咒灵”照顾的这种“决定”。


毕竟某种程度来说,这就是[通敌]。


一个脑回路正常的咒术师对没有拘束还强大的离谱的陌生咒灵付出信赖,这是几乎不可能的事,也就五条悟敢做得出来。


反倒是咒灵那边提的[束缚]条件细密又复杂。


会和危险的特级咒灵定下这样不对等的[束缚],还决定付出自己基础信赖……如果被任何一个和五条悟敌对的势力得知,不出三日——虽然高层拿他没办法,但五条悟此人在咒术界的名望一定会受到重创,整体咒术师对他的信赖感也绝对会打骨折。


这才是当时五条悟当初摸黑去北泽家的原因。


结论他挺满意的。


所以,哪怕是五条悟大胆的认为卯生可以信赖和合作,但在[束缚]确立后,还是忍不住瞬移到北泽家考察一遍孩子们的实际生活环境。


所以。


……啊,大概也不是什么误会。


毕竟哪怕有合理的原因在前,他也的确手欠摸了人家的蛋挞,考虑一下性格,也不太好确定摸蛋挞这事究竟在这家伙心底占据了几成比重。


北泽家内部近乎完美的防护措施,即代表着那个咒灵是真的面面俱到、全力以赴的照顾且保护那些孩子,这也进一步证明了那个咒灵的特殊。


这位年轻的最强咒术师平日作风离谱任性又不着调,这一印象深入人心,所以也常常会被误会其本意。



“茶茶大人才不和笨蛋生气,这只是实话而已——就算你不知道蛋挞没有主人,也不能随随便便拿!”


五年前的五条悟:……来都来了嘛!


小蛋挞是真的很好吃。


“我还没说你们悄悄搬家后给我留下来的甜点里掺了奇奇怪怪的东西呢!”提到这个,五条悟就无法控制的呲牙咧嘴,仿佛回忆起什么不好的事情。


“你吃掉了吗?感觉怎么样?”茶茶眼神唰的亮起,颇有些期待的问。


“我有道歉也有赔钱啦。”


“那是事后补偿。”茶茶一本正经说,“行为还是要批评,蛋挞小偷是客观形容词。”


五条悟仿佛从茶茶身上看到了小恶魔的尖角,忍不住震惊的后仰。


太可怕了,这世界上居然有人会对那么好吃的甜品下毒手!


“……那果然是你塞的啊!!”


茶茶嘿嘿的露出一对虎牙。


茶茶看懂了眼前这个长不大的老小孩的神情含义,她顿时就开心了,还眼眉弯弯,笑的极其灿烂。


五条悟:……这个对至高无上小甜品下手的小恶魔!我猜那个溺爱小孩的咒灵肯定帮忙了,不然怎么会做的那么天衣无缝!!


北泽一家悄咪咪搬走那天,卯生用五条悟给的“甜品费用”剩下的最后一笔钱给对方留了一袋子甜品,而茶茶往一部分里塞了高浓缩柠檬凝乳、芥末和辣椒。


五条悟一副不堪回首的表情。


刚从二楼下来的惠听到了玄关处的声音,他一面走一面好奇的往玄关走:“茶茶,你在和谁说话呢?是中也和津美纪回来了吗?为什么不进来再……呜哇,你怎么在这!!”


惠瞪圆了自己漂亮的绿眼睛,然后眼角一耷拉,露出了和茶茶类似的“小猫好嫌弃”、“小猫好想要一爪子把人拍出去”的神情。


大白猫很心痛。


门口两人的交谈把其他小孩也吸引过来了。



“我们定下的[束缚]条件之一,是你来拜访时,给你准备甜品。”


“你怎么找过来的……不,你来干嘛啊!”


五条悟理直气壮:“来讨债喔!”


确实如此。


但是——


北泽卯生把腰间的围裙挂在墙上,然后把随手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布丁在五条悟面前,面无表情而眼神有些飘忽的这么解释:


“但你没有过来,所以我就没必要给你准备甜点,从结论来看,我并没有违背[束缚]的内容,欠你五年小甜点这笔债从理论上来说是不存在的。”


你倒是给他一个到店消费的机会啊!你明明知道我想要保持联系的!


你这个看起来老实实际上狡猾的大人!


五条悟现在的心情,就像是他去一家高级甜品店和店主约好合作还办了一张会员卡,说好自己到店就有礼品赠送,结果店主扭头就卷盖铺跑路了。


独独留下五条悟拿着“会员卡” 在旧址无语凝噎。


明明你也承认过我是合作伙伴的!虽然有[暂时]这个前提,还疑似是对孩子解释的临时说辞。


故意遛了人的咒灵先生看天看地就是不和五条悟对视,他慢吞吞说道:“如果惠有成为咒术师的意愿的话,我会是你的合作伙伴,至于让你给惠介绍咒术界……是你没来给他介绍。”


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古董!


被遛了五年的最强咒术师愤愤抗议:“说好的合作伙伴呢!说好的让我给惠介绍咒术界呢!”


这个白毛男人虽然有束缚限制,不会对他们家造成什么危害,但是……太任性了,又吵又闹还能吃!


茶茶都比他成熟懂事!


“爸爸有很客观的和我说明咒术界情况,但我没有这意愿。”


这家里唯一一个除了卯生和五条悟以外知道当初[束缚]内容的惠死死黏在咒灵身边,他眨巴眼,坦然的插话,接着扭头看向卯生,一点也不体谅的问:“爸爸,我们要再搬一次家吗?”


卯生:……


卯生在[束缚]对象存在感极强的目光注视下叹了口气。


惠每次和五条悟相处手都很痒,感觉在和一个三岁大的熊孩子相处,非常想要动手揍人。


五条悟:……


此外,孤僻的惠也好不容易在横滨交到了朋友,津美纪和茶茶也已经适应了新学校……


被套牢了的咒灵先生摸了摸惠的脑袋。


现在可搬不了家。


中也才考上了立海大奖学金没多久呢,而且他们一家三个对横滨有执念,大概率不会跟着一块走。


五条悟倒是高兴了。


“话说回来,你这个咒灵到底怎么回事啊。”


意思不言而喻。


惠鼓着腮帮子“嘁”了一声。


“没有,就六个孩子而已。”


“……喂喂,不是吧,还有一个新来的?”五条悟四处张望。


确定这家人不会再遛他五年的白发男人松了口气,他兴致勃勃的歪头,抬手指了指卯生身旁站着的两个陌生面孔,终于忍不住吐槽他早就想说的话:


“你家里又多了两个普通人小孩,还给他们准备了咒具眼镜……你是养上瘾了想要开幼儿园吗?”


他给五条悟这么介绍自己身边的龙之介和银,然后一本正经的补充:“他们四舍五入都可以算是我家孩子,所以[不许对我家孩子出手]那条束缚内容的作用范围也包括他们,同时也在我个人的保护范围内,所以请你注意一点,五条君。”


龙之介和银闻言第一时间唰的抬眼,兄妹两人都忍不住露出喜悦的表情,尤其是龙之介,他脸上微微泛红,耳根也烫的厉害。


“嗯,不过还没回来。”


咒灵先生顶着颓废脸点头,“……这是龙之介和银,不在的那个叫做中也,他和津美纪要参加社团活动,现在还没回到家。”


都快把不要欺负他家小孩写脸上了!


五条悟看着咒灵那副认真的模样,没忍住看了看惠,神情顿时有点复杂。


五条悟:……


这是什么大家长气息!这是什么宠爱水平!


半晌,他对这个特立独行的咒灵升起了难以言喻的情绪。


就是那种想吐槽,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的心情。


这孩子……原本以为身世坎坷、人生不幸,但现在看来,或许反倒是咒术界少见的幸福快乐的小咒术师了。


五条悟看着这一家。


救年幼的孩子,需要什么理由吗?我明明有这个实力,有帮助的力量,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他们被黑手党无差别杀害?


他们还那么小。


五条悟举手,“那什么,横滨[镇守神]的传言果然也是你吧?那个[神隐的七日]……你对保护孩子是有什么执念吗?”


咒灵先生深邃如雕塑般英俊的五官神情平静,他不出声。


五条悟歪头,一人一咒灵对视了数秒。


最终,前者露出了笑容。


卯生无法视而不见。


这不该是什么执念,而是每个人都该有的基本良知而已。


越和对方相处,就越能意识到这一点。


这个咒灵身上有着魔性的人格魅力。


——这个咒灵可信吗?


——啊,虽然很难以置信,但真的可信喔。


五条悟心情无比轻松,没什么比一个强大到离谱的特级咒灵不是敌人而是同伴来的愉快。


忽然,他灵光一闪,想起自己该怎么吐槽了。


五条悟精神抖擞表示:你看你,你还说你不是老妈子怨念集结的咒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