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561章 黑羽快斗:让人难以置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这世界上只有一把伞……”


音乐声夹杂着嘈杂欢呼声,在夜空中回荡。


下一秒,池非迟身上燃起了白色的火焰,将整个人笼罩在内。


再见,他不玩了。


他不想以后有人提起七月,想到的是——‘哇,打架视频都自带bgm’。


而且快斗为什么要放这首歌?


在他前世看动漫的时候,这可是死神小学生追凶手开挂时的bgm,让他总觉得某个小学生正藏着一肚子坏水,正盯着他们,准备在关键时刻给他们补上一个飞球击。


黑羽快斗盯着池非迟被白焰笼罩后消失,警惕着周围的变化,猜测池非迟是不是打算隐匿起来来个绝杀。


居然没人想着先把他救上去,那他就自救。


等他上去,他就瞅准时机,争取一球中俩,把那两个混蛋都用足球砸飞!


天台上,中森银三也打起精神来,做好了应付各种失控场面的准备。 首发网址htTp://m.26w.cc


中森银三所在的护栏下方,被吊在空中的柯南一脸木然,双手背在身后、被绳子捆住,不过手表型麻醉枪的盖子打开,不断用盖子磨着绳子,且已经磨断了三分之二。


“求求你,将那些烦恼向我倾诉吧……”


……


下方,十字路口的观众也渐渐安静下来,屏息凝神,听着空中回响的歌声,等待见证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我不能为你做点什么,但至少可以代替你淋雨……”


路边的大楼下,越水七槻和灰原哀坐在台阶上,头凑在一起看着手机上的转播,突然感觉肩膀被轻拍了一下,吓了一跳,回头就看到站在她们身后、弯腰拍她肩膀的池非迟。


灰原哀转头一看,发现池非迟又换回了之前穿的冲锋衣、黑色长裤,有些意外,“非、非迟哥?你怎么……”


“黑夜过后一定会有黎明……”


一分钟后,空中只有歌声,某个黑袍人影还是没有出现。


越水七槻低头,重新看向手机屏幕。


某个穿白色礼服的怪盗孤零零站在天台上,刚才带动紧张凝重的决战气氛的歌声,此刻似乎变得悲凉起来。


池非迟在两人身旁的台阶上坐下,“不陪他玩了。”


“那……”


“很快你的心里就会架起彩虹……”


一首歌放完,站在栏杆上的黑羽快斗叹了口气,见某个小学生已经脱困、翻上了天台,拿出礼服裤子口袋里的播放设备,关了歌,张开滑翔翼,飞向斜对面的大楼,空中把那双宝石凉鞋丢向柯南,伸手拉住了寺井黄之助伸出的手,带着寺井黄之助离开。


“你不要一个人承担痛苦,你要知道我就在你身边……”


“很快你的心里就会架起彩虹……”


十字路口的人群静了一会儿才炸锅。


“怎、怎么回事?基德怎么走了啊?”


虽然刚才就隐隐猜到了,但还是让他难以置信,演出到一半,他刚把bgm放出来,非迟哥居然丢下他跑了!


害得他一个人孤零零站在栏杆上,吹了两分多钟的冷风,连微笑向观众谢幕的心情都没有了!


其他人再怎么茫然,两个任性的表演家还是走了,且不会再回来满足大家的观赏欲望,所以人群发现是真的散场了之后,也就带着满腹疑惑散开。


“七月不会早就走了吧?”


“是啊,还有七月呢?七月也已经走了吗?”


“喂喂,不会这样就结束了吧?我还以为他们还要打一会儿呢……”


“刚才是不是在我们没看清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我倒是觉得,可能基德和七月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基德释放了某种我们不知道的暗号,这才导致七月突然离开……”


“那基德大人是被放鸽子了吗?”


“可是我看怪盗基德完全没有觉得奇怪耶……”


“基德大人一个人站在护栏上的时候,我总觉得他好落寞哦,肯定有什么不简单的故事!”


大楼下,听着路过的人叽叽喳喳讨论,灰原哀和越水七槻齐刷刷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池非迟。


“那基德把《世纪末的魔术师》这首歌播放完再离开,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你问我也没用,我完全猜不到啊。”


“你们没听到?”池非迟反问。


“听到?”越水七槻愣了一下,不确定道,“你是指怪盗基德播放的那首《世纪末的魔术师》吗?”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吗?”越水七槻低声问道。


灰原哀竖起耳朵,听。


越水七槻和灰原哀呆了两秒,背过身去。


“噗!”


灰原哀若有所思地打量池非迟,“我记得江户川说过,在他刚认识你那个时期,基德和你曾经一起出现在魔术师爱好者聚会上,基德离开前,对他说过‘在世纪末的钟声敲响之时’这种话,难道这个有别的含义吗?”


“没有,”池非迟一脸平静地坦白道,“我只是不想别人以后一想到七月,就产生‘打架有歌声’这种无厘头的联想。”


惯坏了,两个都惯坏了。


“非迟哥!小哀!七槻姐!”铃木园子和毛利兰等人走来,远远挥手打招呼,到了近前,又热情问道,“你们怎么不去网子那边看热闹啊?”


“噗!”


池非迟:“……”


“这么说也没错啦,”铃木园子一脸遗憾地点头赞同,“我们到了那边,也只能看转播,最后那两个人还莫名其妙就走掉了……”


柯南跟在一旁,也一脸困惑地低头思索。


越水七槻扬了扬手机,微笑道,“我们用手机看转播也可以啊,那边那么挤,基德和七月又出现在空中,过去了也不一定能看清,看转播反而能看得更清楚一点。”


打掩护,要表现自然地帮忙打掩护!


灰原哀瞥了柯南一眼,一脸淡定地收回视线。


名侦探就自己纠结去吧。


那两个人应该没人受伤或者状态不对,为什么突然走了?


世纪末的魔术师……难道这首歌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晨报上,头版照片是一白一黑两个人影站在两栋大楼天台上、遥遥对望,加上旁边加了惊叹号、字体粗大的标题,让报纸看起来像是电影宣传海报一样。


铃木次郎吉坐在自家书房里,盯着报纸足足看了一分多钟,等秘书进门后,才回过神来,起身‘呯’一下把报纸拍在了桌上,“过份!实在是太过份了!”


……


翌日。


男秘书汗了汗,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家顾问,想到大山弥还等在外面,决定提醒一下自家顾问办正事,“顾问,大山先生刚才带着工作人员过来了,他说今天就可以帮您把金库的安全防御设备安装并调试好。”


“你带他们过去吧。”


男秘书吓了一跳,呆呆看着铃木次郎吉,“顾、顾问?”


“这一次可是对基德发出了挑战,结果报道只提到一句!”铃木次郎吉看着报纸上‘铃木财团顾问铃木次郎吉用传说中的宝石凉鞋做诱饵’,一脸恼火地用右手啪啪拍桌子,“整个新闻报道上,说的全是怪盗基德和七月,只有一句话提到了我,还不如那个眼镜小鬼跟我抢风头的时候呢!”


那两个人要是再打一会儿,他就可以让人把两个人包围起来,不管天上地下,全方位包围,到时候别管什么怪盗什么赏金猎人,一个都别想轻轻松松跑出包围圈!


可是,那两个人怎么就突然走了呢?


铃木次郎吉叹了口气,坐回了椅子上,瞥到报纸上对那两个人突然离开的描述,握了握拳。


他不甘心,很不甘心。


江古田,寺井黄之助的桌球室再次挂了‘停止营业’的牌子。


黑羽快斗坐在吧台前,不满地拍桌子,“因为不想让别人想起七月、就想到打架有歌声这种理由,你就让我一个人在天台上吹了那么久的冷风?”


……


“什么?因为我放的那首歌?”


黑羽快斗一噎,转眼盯上懒洋洋趴在桌上的非赤。


非迟哥这么气人,他想欺负一下非迟哥的宠物……


“两分三十四秒。”


池非迟报了精准的时间,提醒黑羽快斗其实也没多久。


黑羽快斗嘴角露出恶意的微笑,迅速伸手抓向非赤,在下一秒,脸上的笑僵住了。


非赤直接正面面对黑羽快斗,并张大了嘴,让黑羽快斗像是主动把手掌虎口凑进它嘴里、凑到它牙齿间,咔擦咬了一下。


非赤抬眼,盯:“……”


快斗这眼神不对劲!


寺井黄之助见怪不怪,转身笑着把一杯调好的反舌鸟递给池非迟,“非迟少爷,给!”


“谢谢。”池非迟接过杯子。


它浑身酸疼完了,就感觉身体被掏空,不太想动弹,但咬快斗它有经验,应付起来还是很轻松的。


“非——赤——!”黑羽快斗蹦了起来,缩回手甩了甩,神情悲愤地指责,“咬这里会很疼的!”


黑羽快斗麻利地自己打了抗蛇毒血清,重新在椅子上坐好,一手撑下巴,侧头看摆在吧台上的平板电脑,郁闷叹了口气,接着说之前的话题,“现在大家是不会觉得七月打架就放歌,可是有基德的粉丝想起我,似乎会想起很奇怪的画面啊……”


平板上,显示着讨论昨晚事件的论坛贴。


【很神奇,以前想起蜘蛛和七月,我脑海里就会回响‘我就是恶魔’那首歌,现在想起基德大人,脑海里也在回响《世纪末的魔术师》,也会想起基德大人孤零零站在夜空里的身影,但大概是两首歌都跟七月有关系,现在想起七月,脑子里反倒不会响起什么声音了。】


【明明昨晚只听了一遍,却还是那么印象深刻,一个人站在天台上的基德看起来好孤独啊,我每次看转播视频都好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