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汉鼎余烟 >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水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亲手造一艘大船什么的,当然是小孩子胡乱吹嘘。


但以阿诺的力气,挥几下锤子绝无问题,在几名船工的帮助下鼓捣一些小玩意儿,倒是寻常。


这阵子他常来船厂,起因是上月前听到了雷远与荆州水军将领詹晏和陈凤的谈话。


阿诺看起来莽撞,其实脑子很灵活,久在军府中耳濡目染,眼界也颇开阔。寻常十岁孩子只怕听不懂大人究竟在说什么,阿诺倒能听出几分意味来。


当时雷远说道:曹军已然退往宛城,荆州江汉,俱在我方之手,但荆州水军并非没有敌人,建设更不能停歇。他要求荆州与交州、江州的军府合力,设计并多多建造统一制式的专用军船,并组建统一指挥的机构,继续加强己方在大江中游的水上优势。


故而,还是像原先那般,三州水军各顾各家一套,便是最好。


这种囿于门户之间而画地为牢的想法,其实很正常,其中还牵连到指挥权的归属、经济利益的分配。雷远独领三州军事不久,也没指望这些关羽留下的骄兵悍将一个个都能立即尊奉自己的所有指令。


他又说,江东多有精通水上征战的将士,这是三代人数十年的积累,更是江东赖以安身立命的本钱,非一时所能超越。与之相对的,江陵方面则胜在资源更雄厚,自从占据了豫章、柴桑等地之后,大规模造船的能力也增强了。故而,正该把这方面的优势尽量放大。


但詹晏和陈凤两人,对此却不是特别有兴趣。他两人反复向雷远解释,说大江上的水文、气候条件不同,各地所用的舟船也大不一样,断没有一种型号的军船能够到处适用的可能。交州的船匠,更未必适合荆州。


他是在交州见多了大船、海船的,觉得交州番禺船厂所出,便是万里波涛也能行得,世上再无更好的。


江上的波涛再怎么样,怎能和海上相比? 首发网址htTp://m.26w.cc


故而他也不急,温和劝说几句,便转开话题,还请詹、陈二将喝了顿酒。


但这些话落在阿诺耳朵里,却让这孩儿觉得不忿。


当下阿诺便取了自家藏着的百枚大钱,又叫了几个相熟的伙伴,直奔江津船厂。拉了几个船工,说要鼓捣出一艘按照交州制式,有龙骨、有隔断的大船来。


雷远带着一家子迁居江陵,到现在才小半年。但江陵城中的百姓们,都很喜欢这个到处撒欢,似乎全不打算以经书传家的孩子。


两个荆州人竟然看不起我们交州,觉得我们不熟悉大江水文,就造不好船?


是可忍,孰不可忍。真真是气煞我也。


让雷将军的孩子稍稍玩闹,左右不过消耗些木料,值得什么?


雷远也听闻了阿诺的突发奇想。


当然有不少人背后说,骠骑将军这个孩子,看来是不成器的;但更多人反倒觉得这孩子甚是亲切。还有人说,赵将军的外孙,正该这般没有架子。


船厂里的管事和船工们也是如此,见阿诺有这想法,便凑趣收下了阿诺的百枚大钱,让他去做。江津港乃是荆州水军的重要驻地,规模极大,附属的船厂也得多年经营,有的是人才、物资。


既如此,阿诺的胆子就愈发大些。昨晚雷远与赵襄争执过后,倒是让人传话,说要阿诺最近都在家中好好读书,来个临阵磨枪;可将军的公子如野马般一溜烟跑出去了,谁又拦得住?


这会儿,阿诺站在船头,跳了跳,满意地点了点头。


外人觉得,雷远似乎忙于军务,对孩子的约束少了些;其实,他是真不愿将孩子养成恂恂儒生,按他的早前想法,雷氏宗族既然以交州为根基,日后的宗主如果有意于海上,乃是好事,胜过往朝廷中枢去倾轧。


所以他一向以来,都鼓励阿诺多做尝试。早些日子,他还让叱李宁塔陪着去船厂,到后来阿诺走得熟了,身边又有雷远养在府里的好几个雷氏族子或牺牲部曲的孩子簇拥,叱李宁塔才免得麻烦。


阿诺用力拍拍船板,兴奋地道:“嗯嗯,就是这样的!”


随即他又叹了口气:“可惜小了点,不是大船。”


这船很好!不枉了我手上好几个血泡!


一名满面风霜的管事笑道:“公子你看,这就是成型的样子了,完全按照交州那边传来的海船图谱,船舷下削如刃,底部以坚固大木为龙骨贯通首尾,再设隔舱三座。船上的帆、樯、楫、橹乃至舵桨等,也都齐备!”


他再怎么奉承,不是不知轻重的人。


当下他陪着一群孩儿谈说一阵。忽听阿诺问道,肚子饿了,哪有吃食饮水。管事连声道:“我去取,我去取来!”


那管事哈哈大笑。


交州的海船制式,又不是什么秘密,以江津船厂的工匠数量之多、手艺之精良,迅速复制一艘小的,便如玩闹也似。但要制作大船,那就成了正经公务,绕不过荆州水军统领詹晏和陈凤两人。


“这几天涨水啦,船底离江水没多远了!”


阿诺从船头跳下来,直接踏进没小腿的江水。他捋起袖子,大声吩咐道:“你两个去升帆,你把着舵桨,你们四个力气大,陪我一起,把船推进水里去!我们开船出航!”


眼看着管事乐颠颠地走远,阿诺哈哈一笑。


“公子,你笑什么?”


几个孩子大的十三四岁,小的也有十岁,都是日常习武的,吃的也好,身上颇有力气。众人吆吆喝喝地用了一阵力气,眼看着小船在原木上嘎吱吱移动,真的一猛子扎进了水里,又浮了起来!


孩子们大声欢呼,踩着水奔到船身旁,被船上的同伴一个个地拉进船舱里。


孩子们无不大喜,都道:“抓紧抓紧,我们开船!”


造一艘小船,当然用不到作塘。这艘船就是在江滩上直接造的,船底下架着几根粗大原木来固定。夏季时候涨水,江水直接冲上滩涂,将原木都泡在水里。


春夏时大江涨水,正是水势猛烈的时候,何况江陵上游有西陵峡口在,大浪澎湃汹涌,把乐乡以北的百里洲,都淹了大半在水里。


而到江津港这里,百里洲消逝,大江重新合流,便愈发显得宽广深邃,时有风涛出没。所以荆州水军乃至商旅,都多用船体宽平,船头方宽的航船,以拒大江的风浪。


雷诺连声喝令:“看准了风角!你们几个,拿起船篙,用力撑啊!”


船只瞬间便并入滔滔江水,一直向东。


几个孩子大呼小叫,有人先把船帆放下,有有人试图扳过舵桨,但驾船这等事,看起来容易;自家操作起来,其实细微奥妙之处极多。不同的水文条件适合的做法,又真的完全不一样!


当下这艘船完全不理会孩子们的大呼小叫,沿着港湾边缘水流较湍急的方向继续向前,越来越晃得厉害,越来越控制不住。


雷诺鼓捣出来的这种船只,若论在内河上平稳航行,真不如荆州的方船,更麻烦的是,这船造好以后,本没打算立即使用……船舱里连压舱石都没有正经放几块!


当下船只一直冲出了芦苇的范围,顺着浪涌剧烈起伏,仿佛发狂的烈马般向前。


这时候,正有一艘三桅大船入港。这船只一看便是制作极精良的,船首绘有彩色的鹢首怪兽,船身则饰以明艳的朱漆,再看船头旗帜飘拂,正是一个巨大的“孙”字。


因为船将进港,船上一名气度沉稳的中年文士正缓步从舱里出来。这文士身材甚高,双目有神,唯独面孔稍长,与常人有异。他一抬眼,正撞见明艳阳光,顿时有些目眩,于是手搭凉棚,稍稍向远处眺望。


才看了两眼,忽听的船上水手们连声喝骂,狂奔来去摇奖升帆,又有孩童尖锐的叫声此起彼伏,下个瞬间,大船侧面发出“咚”地巨响,船身猛烈晃动。


那中年文士站立不稳,脚后跟又绊住了舱门内部的梯阶,都没来得及惊呼一声,便骨碌碌地滚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