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汉鼎余烟 >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致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被称为“子瑜先生”的,自然便是江东那位车骑将军的长史,诸葛瑾。


五年前江东势力偷袭江陵不成,反遭大败,丢掉了半数的领地。为了竭力确保己方的存续,江东随即倒向曹氏,孙权从曹操手里获得了车骑将军的称号,并且将自家长子孙登送到了邺城。


此后数年间,孙刘两家境内的商贾往来倒是不停,但再也没有正式的往来。两家的水军更是频繁对峙与彭泽和柴桑之间。


这种局面,一直延续到了曹刘两家前年的大决战。当曹操病逝于退兵路上的消息传出,江东立即动用各种手段,试图恢复与汉中王政权的官方联系。只不过包括玄德公本人在内,都各自忙于要务,因而江东的多方试探,都如石沉大海。


诸葛瑾甚至觉得,自己其实应该感谢雷远的顽劣孩儿。若非这孩儿生出事来,自己究竟能否进入江陵城,恐怕也还未知。万一自家大船在江津港外飘飘荡荡,那才真的误事。


听得雷远还在张口闭口打孩子,诸葛瑾连称不必、不敢,一直陪着雷远走出馆舍以外。


到了后来,汉中王即帝位,更册命张飞为车骑将军,于是在大汉朝廷的立场,孙权这个车骑将军,就干脆成了僭号、伪号。连带着诸葛瑾前来江陵,都不得一句诸葛长史的正式称呼。


此时雷远口称子瑜先生,落在诸葛瑾的耳朵里,总带着几分讽刺的意味。


他是真想赶紧回返内院,劝一劝赵襄。倒不是担心阿诺这个皮糙肉厚的被打坏,实在是赵襄身子不便,万一怒过了头,恐怕于自身的健康有碍。


走了没两步,忽听身后诸葛瑾道:“续之将军,孙刘两家敌对,有害无益。此番我来,是为了两家能重建盟好,再不背弃!”


“子瑜先生留步吧。有什么事,先休息几日再说。咳咳,那艘船,我也会遣人修理的……此事我一定会给子瑜先生一个交代,也请先生容我专门择一个场合来表示感谢。” 首发网址htTp://m.26w.cc


说完,雷远微微颔首,转身步履匆匆。


雷远唤来阎宇,对他低声吩咐几句。


诸葛瑾站在一旁,只隐约听到说:“……千万制怒……不妨往死里打,但莫要打死……”


雷远脚步一顿。


如今雷远身为骠骑将军,持节督领三州军事,同时也直接负责与江东方面的联络。虽说大政方针出自中枢,但诸葛瑾既然开口,他也得表明态度。


“那么,重建盟好云云,也不要问我。”雷远摇了摇头:“江东人眼中的事势变化太快了;江东人的善意在我眼中,还不如江水中泛起的泡沫可靠。子瑜先生,你终究远来是客,又救了犬子的性命……我不与你争执,你且休息数日,回去禀孙将军,就说我雷远只有守土之责,没有通好的兴趣。”


诸葛瑾毫不显气馁:“那也无妨,我便如此禀报,只不过,须得在我往成都走过之后。”


待到阎宇一溜烟往后院去了,雷远折返回来,轻笑了几声:“我听说,两年前我方与曹操大军在荆襄对峙的时候,孙将军在京口大集水陆诸军,进至彭泽一线,见我方柴桑、南昌之众严阵以待,这才悻悻而退……这便是江东方面有意重建盟好的表现么?”


诸葛瑾面不改色:“我以为,东益彭泽之众,西增柴桑之守,此皆事势宜然,不足相问。”


“此事,我都是方才听闻……子瑜先生知道得真快。”


诸葛瑾欠身不语。


雷远失笑:“子瑜先生还想往成都一行?”


“听闻天子有意册封皇后。我江东为皇后的外家,怎能不登门恭贺?”诸葛瑾微笑。


这“德高勋大的权臣当道”一句,可把汉家朝堂诸多重臣全都损到了。诸葛瑾乃是诸葛亮的兄长,素以温文弘雅闻名,却不料他被逼急了,也会泼脏水,泼起来连自家弟弟都不放过。


雷远大笑:“子瑜先生,你还是想多了,江东上下,都想多了。你且好生休息,歇过几日,便回江东去吧。”


雷远毫不客气地道:“册封皇后,是天子的家事,何须贵方插手?以贵主之明断,难道不知我大汉的外戚富贵者虽多,却往往德不配位,不得善终么?”


“实不曾想过。”诸葛瑾摇了摇头道:“以当前时势推算,日后的大汉,自有德高勋大的权臣当道,哪有外戚擅宠的余地。”


诸葛瑾站在原地,看着雷远的身影在月洞门外晃了晃,往左侧甬道去了。他犹疑了一会儿,终于大声喊道:“续之将军!”


他喊了几声,撩起袍袖追出门外,提高声音再喊:“难道你以为,我江东竟是无事兴波么?”


终究诸葛瑾是贵客,还因为自家熊孩子受了伤,翻过身来又救了自家熊孩子性命,是否允许他前往成都,眼下暂不松口,可以慢慢再谈,雷远怎也不能为难他。


笑了两声,雷远郑重施礼,告辞出外。


“咳咳,子瑜先生,你身上带伤,莫要冲动。”


“续之将军,我请你看一样东西,只要看过,你就知我为何而来,又为何要去成都!”


雷远脚步不停。


诸葛瑾一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疾步向前,扯住雷远的袍袖:“续之将军留步!”


雷远叹了口气:“子瑜先生,如今江东势力偏居一隅,地不过数郡,民不过数十万,何必张口闭口,奢谈什么天下大事呢?”


“将军不妨先看过,再下断言不迟。”


“呃……”雷远竖起耳朵听听后院的动静,似乎最闹腾的时候过去了。但他依然担心,于是摆了摆手:“明日,明日再议。”


诸葛瑾有些急了,他扯着雷远的袍袖不放:“天下大事,岂能耽搁!”


诸葛瑾袍袖翻飞,快步回去了。


雷远在门口来回走了两趟,又见他气喘吁吁回来,手中捧着一个木匣。


雷远勉强道:“那,我在此等着。子瑜先生快将那东西取来。”


“好,好。”


雷远打开木匣,匣中放着的,乃是一份折起的帛书。


雷远俯首往匣子里看。那书信上寥寥数语,其中说道:海岱与江东,近邻也。方今天下未定,送故迎新,倘有其害,殊更怅恨。两家近邻,或当同心协力,共御外患,以慰黎民之望。


“这是?”


“续之将军,请。”诸葛瑾将木匣捧到雷远跟前。


他探手将帛书完全打开,便见书信头一列,写着一行字:征东大将军、青州牧臧霸敢致书车骑将军孙公足下。


这是意料之外,也是理所当然。


雷远转向诸葛瑾,有些佩服,又有些无奈。他叹了口气:“孙将军,真有百折不挠之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