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无限之浪子系统 > 第三十五章 争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书网.,最快更新无限之浪子系统最新章节!


“胜者宁荣荣、朱竹清!”


史莱克学院,弗兰德看着将利爪架在唐三脖子上的朱竹清,无奈地宣布道。


虽然在看到朱竹清晋级魂宗时就隐约感觉到不妙,但真当这一幕发生时,弗兰德心里还是有些失落,之前小舞已经意外落败在了身为辅助魂师的宁荣荣手里,所以这次赌约却是他们输了。


只是想想两个孩子在三个月时间由大魂师晋级魂宗,而且战斗技巧磨练得也极为出色,弗兰德又觉得自己输的不冤,对方教导能力确实更出色。


其实唐三对于自己的暗器还是有几分信心的,朱竹清的速度虽快,但他估计自己还是有办法击中对方的,只是之前雷文救过小舞,赌约又涉及对方能否继续留在学院,唐三不可能真用暗器拼个你死我活。


虽然朝夕相处了好多年,但小舞其实也没见过唐三全力出手,对方这么说她也就当真了,想想朱竹清那可怕的速度,再想想之前手持双武魂靠着强大魂技打得自己一点脾气都没有的宁荣荣,小舞就有些感慨,“不管是朱竹清还是宁荣荣都好厉害,以前在诺汀学院的时候还以为没人能比过我们,现在出来之后才知道世界之大,天才层出不穷,比我们优秀的大有人在!”


另外一边,看着对着朱竹清行了一礼,然后从场地中走下来的唐三,小舞凑上前去,好奇地问道:“小三,刚刚怎么不用你那些暗器啊?”


唐三摇摇头,“这次比试是较量修行成果,并非生死厮杀,使用暗器并不公平,还容易出意外!况且——”说到一半,想到刚刚朱竹清快如鬼魅的速度和不可思议的柔韧性,唐三又轻声说道:“况且即便施展出来也不一定能赢下人家,朱竹清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唐三闻言眼睛就是一亮,兴奋地说道:“院长,明天老师真的会过来吗?”


弗兰德点了点头,“他就你一个宝贝徒弟,怎么可能不看紧一点,只是之前有其它事情耽搁了而已!” 首发网址htTp://m.26w.cc


“嗯!”唐三闻言点了点头,赞同道:“所以我们以后也要更加努力了,不能让朱竹清她们将我们越落越远!”


“不错!唐三你有这种想法我也就放心了!”原本输了赌约的弗兰德还有些难过,此时听到唐三的话眼睛就是一亮,随即欣慰地说道:“这样我也能跟小刚有个交待了,不然明天他过来的时候,还真不知道跟他说些什么好!”


听着弗兰德的话,唐三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心思成熟的他没有追问理由,而是默默记在心里,准备之后再了解看看其中的隐情。


倒是旁边的小舞闻言脸色微变,欲言又止,莫名的有些愧疚。


因为有雷文这个外来者搅局,弗兰德却是早早就和唐三坦白了自己和玉小刚的关系,此时看着因为老师即将到来而开心不已的孩子,弗兰德犹豫了一下,还是和唐三低声说道:“小三,我知道你很感激雷文救了小舞,我也一样,但是有些事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不要和他走得太近,雷文或许本人对你们没什么恶意,但是他之后的势力就不一定了!”


唐三的本事弗兰德多少从玉小刚那里听了一些,刚刚他没有使用暗器,弗兰德就知道唐三留手了,这点弗兰德能理解,毕竟冒着危险从泰坦巨猿手中救人,雷文看样子为人不坏,但是对方隶属于武魂殿,而唐三的父亲则是杀了前任教皇的凶手,双方的矛盾几乎无法化解。


对方比他小了足有5岁,取得的成绩却远远超过了他,甚至比她那个姐姐还要出色。


千言万语皆说不出口,面对自己的未婚妻,戴沐白最后只能讪讪地说道:“恭喜你了,竹清,以你现在的实力恐怕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超越朱竹云了,只是你要小心一点你那个老师,他不怀好意!”


而另外一边赢下了比赛的朱竹清、宁荣荣也遇到了些小麻烦。


“竹青,没想到你居然已经晋升魂宗了!”带着奥斯卡拦住两人,戴沐白看着依旧冷艳但眉宇间却更加英气的女孩,神色有些复杂。


“小心雷文老师?我看我真正要小心的是戴大少你吧,在索托城这几个月我可是没少听到你的丰功伟绩,据说在玫瑰酒店还有一个常驻的房间呢吧!”轻轻一哼,朱竹清冷冷地说道,语气说不出的讥讽。


戴沐白顿时脸色一红,之前因为看不到希望而放浪形骸,没想到竟是传到未婚妻耳里了。


原本赢下战斗,朱竹清的心情还算不错,看着戴沐白也没有像之前那样不耐烦,大度了不少。


只是一听戴沐白说雷文的坏话,她的眉头就是一挑,脸色当即冷了下来。


修长的手指变得又尖又长,朱竹清对着戴沐白就是一爪抓下。


好快!


“我一个男人在外面玩玩又怎么了,你情我愿,又不用负责!倒是朱竹清你是不是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别忘了你可是我未婚妻,跟别人勾勾搭搭的,真给你们朱家丢人!”又羞又燥,戴沐白口不择言地说道。


这话一出戴沐白脸色就是一白,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只可惜为时已晚,对面朱竹清被气得小脸煞白,看着他直接就发动了武魂附体。


然而戴沐白还是低估了朱竹清的速度,尽管他反应很迅速,但还是被在胸口划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感受着胸口的刺痛,戴沐白眼睛瞬间变得有些微红,被自己的未婚妻压了一头还受了伤,让他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尤其是朱竹清的等级还比他高的时候。


戴沐白瞳孔一缩,重瞳中顿时倒影出重重爪影,他一声长啸同样发动了武魂附体,同时身形一闪,向后躲去。


朱竹清已经是魂宗,戴沐白可不想用身体尝试一下对方到底有多厉害。


身上第一魂环亮起,朱竹清的利爪又变成几分,跃跃欲试地就准备再次动手。


对面戴沐白见状也不甘示弱,第三魂技白虎金刚变发动,整个人都膨胀了一圈,身上也开始出现黑色的纹路。


“朱竹清,你真想撕破脸?”大口喘着粗气,戴沐白怒吼道。


朱竹清怒极反笑,乐道:“撕破脸?戴沐白你太高估自己了,我告诉你我们之间完了,我会让家里取消婚约的!今天我就先教训你一下,有些话是不能随便乱说的!”


“竹清、荣荣,这是怎么回事?”一只手按住了还要挣扎的戴沐白,雷文开口问道。


准备了三个月的赌战已经结束,赢了的雷文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宁荣荣、朱竹清的老师,语气却是比之前亲近了不少。


眼看着两人就要动手,一个身影却忽然闯了进来,一把就将准备动手的戴沐白摁了下去。


来人实力极强,戴沐白就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座大山压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相处了几个月,朱竹清冷清不爱说话,宁荣荣活泼有些骄纵,但两人都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反而处的有些融洽。


刚刚见小伙伴被‘欺负’,现在又有靠山来,宁荣荣顿时一把推开奥斯卡,来到雷文面前,叽叽喳喳地告起黑状来。


看着雷文为她们出头,先出手就制住了戴沐白,朱竹清心里一阵感动,忽然间有些想哭,这种被人关怀的感觉她从未体会过,那个冰冷的家族里不乏锦衣玉食,但是却从未有人问过她的冷暖。


一旁的宁荣荣瞪了奥斯卡一眼,刚才要不是这小子不怕死地拦在她面前,她早就冲上去和朱竹清来场混合双打了。


下一刻戴沐白就感觉胸口一疼,整个人倒着就飞了出去。


强烈的冲击让他双眼隐隐发黑,人在空中就喷出一口血来。


听着她的一番解释,雷文先是眉头一簇,随即笑了起来。


就见他拍了拍戴沐白的肩膀,‘慈眉善目’地对说道:“小戴啊,看来上次的事情你还没有学乖啊,是不是忘记竹清可是我徒弟啦?!”


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戴沐白大脑一片空白,他隐隐可以听见耳边传来奥斯卡的惊呼,还能看见雷文走到朱竹清面前,抱着对方小声安慰起来。


奸*夫****!


看着两人那亲密的动作,戴沐白脑海中闪过最后一个念头,怒火攻心,终于晕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