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她真的太香了 > 【180】送嫁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塘在家里面待了一周,随后再次乘坐高铁返回上海,进行科目一考试。


这次回家让他感慨颇多,真正感受到了自己的成长,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对所谓“生活”的认知。


这里主要是爸妈态度的转变。


父母对自己的爱自然是无私的,但有些时候,自身的价值同样需要体现和证明,比如自己打职业,如果没有这次夺冠,那么该有多久,爸妈才能试着去接受儿子打职业不是一件脸上无光的丢人的事情呢?


态度肯定是有不同的。


又比如爸妈,儿子儿媳再孝顺,自己有退休金,与生活费都要从儿子儿媳那里拿,其中滋味、生活中的态度,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已经走出了校园,就不能再把自己当做学生、孩子来看待了,要有主动承担压力和责任、走进真实的生活的勇气和举动。


家里有电脑,但老机器性能堪忧,他只偶尔陪江灵兮下下棋,连峡谷都没打过,更遑论是直播了。


人非圣贤,活在尘世,就难免烟火气,早些认识到许多事情的真面目未必是好事,但一直认识不到,同样非幸事。


与父母尚且如此,何况是与江灵兮呢?


他与俱乐部的合约在夏季赛之后就已经到期结束,世界赛其实都是补充条款打的。 记住网址m.26ksw.cc


现在肯定得先把这件事情谈妥了才行。


考完试之后,林塘边联系教练约定练车时间,也再次开启了勤劳的直播。


与此同时,另一件事情也摆在了面前。


与此同时,他又有些为难,因为江灵兮的缘故,其他战队基本默认他会跟NT续约,并没有主动联系,导致他很难对自己的“身价”做出准确判断,且江灵兮作为大老板,他也不大好意思向俱乐部提要求。


这种担心只是一闪,他也并没很在意,一方面他对物质方面并没有很强烈的追求,另一方面则是觉得俱乐部不会亏待自己。


林塘并没有对外表态,也并没有主动联系他,因为外界基本是默认他肯定会跟NT续约的。


事实自也是如此,林塘压根没有动过走的想法,但待遇怎样,并不能因为江灵兮是自己女朋友,就完全不考虑。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林塘还在睡觉,迷迷糊糊地再次被猫爪按醒,已经比较熟练地睁开眼,把猫尾巴拨一边去,意料之中地看到她眉目如画,盈盈含笑地坐在床边。


“几点了?”


对“外人”都是各种待遇拉满,何况是自己人呢?


他回上海时江灵兮不在,陪着老妈出去玩了,科目一考完之后的晚上才回来,也没再往基地来。


江灵兮把一只手交给他,另一只手伸过来戳了戳他的鼻子,“每天睡得跟猪一样,你昨天不是睡得挺早吗?”


林塘笑道:“这说明我需要休息呗。”


林塘边问边自然地伸出手,握住了她柔滑软嫩的小手,拉回到被窝里面。


“快九点了。”


“让我抱抱。”


林塘才不想跟她纠结这些细枝末节,伸手去搂她,江灵兮“啊”地把他推开,嗔道:“不许动手动脚的,流氓~”


江灵兮亮晶晶的眸子眨了眨,有点狐疑的样子,凶巴巴地问:“你昨晚干嘛去了?是不是没有乖乖睡觉?”


她把他手拽出来,看手表上面的睡眠监测记录,“十二点二十睡着的,那也不晚呀,都睡了八个半小时了。”


“我不是怕你冷嘛。”


林塘到底还是把她抱了过来,不过她不肯脱衣服躺下,只好隔着被子和外套,很碍事,凑过去在她脸上亲一下都要克服很长一段距离的地球引力。


“我没动手动脚啊,就是好久没见过你了,想跟你聊聊天。”


“那我就这样坐着聊。”


“合同啊。”


江灵兮把续约合同交给他,笑吟吟地道:“勤姐亲自起草呢,怎么样?”


他亲了一下,还想再亲,江灵兮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把手伸过去,捞了几页纸过来,然后翻过身,趴在他旁边,望着他道:“你看看。”


“什么?”


林塘快速浏览找到了待遇条款,表情迅速变得有点愕然,微微侧头看着她。


江灵兮有点得意地冲他扬了扬眉毛,“不满意呀?”


林塘看看她,然后就躺在被窝里面,拿起来瞅了瞅,刚开了开头,忽然笑起来,眼望着她清纯脱俗的脸庞,失笑道:“你是,我是不是第一个躺在被窝里面看合同的职业选手?”


江灵兮脸蛋一红,隔着被子打了他一下。


虽说又FMVP的名头,但职业选手的身价可并不只是实力,商业价值同样重要,而他作为迅速崛起的新秀,在商业价值、实力保持方面都需要事件来进一步验证。


两个待遇里面,任何一项都称得上是很优厚的待遇了,股份更是妥妥的“越阶”。


林塘伸手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没好气道:“哪有你这样败家的啊?”


合同上面给出的待遇是年薪五百万,另外还有10%的股份,且并没有“没有投票权”“不参与运营决策”之类的附加条款。


江灵兮白了他一眼,“我可是天纵之才,不管是基金、股票,还有投资,都没亏过呢,你看我买了NT才多久,如果现在卖掉股份的话,赚一倍都不止。”


林塘奇道:“你还买了基金和股票?”


两项加在一起,估计只有“送嫁妆”这一个解释了。


“你才败家呢!”


她横了他一眼,皱了皱鼻子,“两百多。”


“万?”林塘不由自主瞪大眼睛,难道还捡了个宝,不仅有钱,还会赚钱?


“对啊。”


“赚了多少?”


“你这么大声干嘛?”


林塘捏捏她的脸,随后被她挣开,于是又重新抱着她,“那你投了多少?”


“两百多!”


江灵兮似乎有点恼羞成怒,突然地提高了嗓门在他耳边喊了一嗓子,“没有万~~”


“……万。”


“噗……”


江灵兮眼珠赚了赚,白了他一眼,过了两秒,才声音很小地咕哝道:“二十多……”


“啊?”


“嗯,嗯,我懂。”


林塘很想要掩饰一下,但没能掩饰住,于是又被她掐了两下。


林塘真的没想要笑的,但实在没忍住,还是笑出声来。


江灵兮大概也知道这样的成绩实在不算光荣,没好气地打了他一下,嗔道:“你笑什么呀?好多人都亏了呢!再说我都是靠自己的眼光买的好不好?没亏已经很厉害了……”


江灵兮白了他一眼,然后主动凑过来,林塘干脆把她连着衣服都裹进了被窝里面,她也不再抗拒,靠在他胸前,仰起脸望着他道:“我又不懂游戏,这样的话你也可以帮帮我嘛。”


“那也不需要股份啊。”


他趁机抱着她啃了两口,然后笑道:“把股份划掉吧。”


“不。”


林塘失笑道:“要是按你这么说,没有兰亭,没有伊尹,没有小戴……缺了一个都没这个冠军啊,都分股份啊?”


“他们又不是我男朋友。”


“有和没有是不一样的。”


江灵兮皱了皱鼻子,“你是股东,就没有人会打你的主意了,而且这是你应得的嘛,没有你哪来的冠军啊?”


江灵兮又睁大亮晶晶的眸子,瞪着他道:“你还准备换战队啊?”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


她哼了一声,说得理直气壮,且理由充分。


林塘一时间差点忘了两人在讨论什么事情。


她咬了咬嘴唇,像是有点害羞,但还是继续问:“那你要娶我吗?”


“当然啊。”


林塘很懂得抓住机会,又凑过来亲了她一下,血赚,“这么漂亮,脑子还不大好的女孩子,错过了往哪找去?”


“那你要不要股份还有什么区别?”


她睁着澄澈明净的眸子瞪他,随后又似想到了什么,眼中露出笑意,并且迅速在嘴角扩散,露出浅浅甜甜的梨涡,嗓音透着狡黠笑意:“老板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