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救命!我真的吃不下了 > 第13章:身子有点虚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实说,时阅川和灵甲离开南洲城时,只觉得那是一座没有半分活力的空城。


灵潮暴起,生死忧患,天灾人祸,背井离乡。


不管哪一处,想想便觉得前路茫茫,满心苦闷。


可如今眼看着白麓在人群中说的天花乱坠,仿佛那里不是毫无希望的空城,而是宝贵的前朝密库!


再看围观众人,简直捧场极了!


听到兴奋处,一个个中年汉子脸庞酡红,只恨不得多拿两根扁担多挑些东西,把自己使换成老黄牛。


——就很离谱。


尤其是,白麓说的兴起:“唉,老乡们,你们那里水灾严不严重?”


但仔细想想——城里人都去拱卫皇都,这边的房子空也空着,也没发大水,比他们乡下的泥胚房不知好出多少……


他们村里才几个人?


寻出几栋房来住一住,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首发网址htTp://m.26w.cc


“倘若连住都难的话,干嘛不都搬到城里来?反正城里也没人住了。”


这年头,搬家简直是一等一的大事情!


众位老乡们瞪大了眼睛,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可能。


“城中生活虽比乡下好,可灵潮爆发起来,也比深山野林要频繁的多啊!”


这话倒不假。


灵潮也不是第1次出现,时阅川几年前就在为此来回奔波,最终朝廷得出结论——越是人气繁华的地方,出现的频率越是高。


眼看众人蠢蠢欲动,时阅川赶紧清了清嗓子:“咳。”


作为队伍当中唯一的理智人,他此刻深觉肩头沉甸甸的:


“诸位乡亲,听我一句劝,可好?”


“瞧着吧,如今家家户户淹了一半儿,还不如这城里有灵潮呢,好歹能有个落脚的地方。”


这便是穷苦人家的悲哀了,时阅川叹息一声,也实在无法可解。


——好在大政国向来武力彪炳,周边各国暂且都打得老实了,国库里又有钱,这才没在天灾频发的此时,还要再起战祸。


——那可是要命的。


为首的老丈叹了口气:


“啥灵潮不灵潮的……我们村倒是没有,可碧波湖的大堤那里就是出了这玩意,整个垮塌了——日子一样过不下去。”


那岂止是要命啊!


仅一晚上,南洲城因灵潮死去的,便足有一千余人!


白麓叹了口气,示意众人看向时阅川:“唉,这挺大一个男人,偏偏身体虚——我们得往云州去,那边据说有神草,开花能治病的!”


……


不过,大家伙聊的实在是对把(主要是跟白麓),中年汉子们也热情极了:“各位贵人,我瞧着你们也带了不少东西,这是准备往哪儿去?”


城里住着不好吗?莫非那个什么灵潮,真的这样要命?


确实瞧着有点虚了。


他们庄户人家,但凡抢手的壮汉子,哪个不是面庞黝黑,身子壮硕呢?这样才是种地搞庄稼的一把好手。


这姑娘瞅着机灵,就是还年轻,就图长相。不知道糙汉子才有力气啊!这以后家里谁犁田呢?


“啊哟!”


身子虚啊?这可要不得!


大家伙再仔细打量端坐在板凳上身材瘦削、面如冠玉、形貌昳丽的年轻贵公子——


汉子们一辈子都没出过南洲,倒是老丈到底见多识广,此刻犹豫道:“去云州的话……莫非前头要经过鹭洲?”


见白麓点头,他又紧皱眉头:“这怕是不太巧——碧波湖堤垮塌,去鹭洲的官道也淹了,那里还有一片烂泥滩,船都下不得。”


啊?


时阅川面色白中发青,感受着众人越发灼热又惋惜的目光,头皮都要炸开了。他好想大声呐喊一声——我不虚!我只是脑袋生了病!


但贵公子矜持在此,此刻竟也只能屈辱的忍了。


——这位白麓姑娘,之前在他们时府做个小花匠,委实是屈才了!


“敢问老丈,官道淹了,是否还有其他路?”


老丈苦笑一声:“从我们村子上头绕一绕,倒是也能过去。”


但是……他们村子也被淹了呀。


众人傻眼了。


白麓转头看着时阅川——这老天爷都不叫你走运啊!着实有点惨。


倒是时阅川,似乎是见多了坎坷,此刻心态尤其平和:


此刻,他壮硕的胸膛一挺,大声道:“公子别担心!我灵甲定能想出法子来的!”


时阅川点头,正待说些什么,却听白麓纳闷道:“行不行的,咱们不得先去看看吗?你们干嘛说的跟要命一样?”


这倒是。


这下子,时阅川都维持不住好心态了。


……


灵甲真的好心疼公子。


毕竟城里是人家的房子,如今虽然空空的,但让他们就这么去拿去住……心里头怪虚的。还是得有个熟的伴儿好一些。


这个伴儿若是城里人,那就更踏实了。


白麓忍不住蠢蠢欲动——她本来也没想着走,毕竟城里能吃的那么多。可大厨要走,她只能捧起一颗浪迹天涯的心。


老丈很是欣赏她这样机灵的姑娘,此刻点头道:“确实确实,咱们村虽然淹了,但是并不厉害,也没有烂泥滩,歇上一段时日说不定就能过去了。”


大家伙想起刚才白麓描述的城里的情况,一时热情极了:“要不,咱们再转回城里,一起住城里吧?”


庄户人家也有小心思。


期待破碎。


白麓捧起手中的小花盆,内心一阵怅然。


果然天底下就没有白吃的午餐,上辈子要辛辛苦苦拼搏,如今也得辛辛苦苦赶路。


如今……


“不行!”


灵甲断然拒绝:“哪怕耽误些时日,公子也一定要去云州!”


“姑娘千万不要客气!”村里人高兴极了。


“是啊,是啊,一看您就是厚道人!”


“可不嘛,一般人哪可能给咱讲哪边有老母鸡,哪边有大猪呢?”


既然如此,那肯定还是跟着大厨靠谱。


“那行吧!老乡们,你们先去城里看看情况,顺便给指个路,我们去村子里看看情况。”


“倘若能走的话,搞不好还要大伙搭把手……”


“也不知道这回多拿些棉布,等城里人回来还会不会让咱赔钱?”


“不可能!帝都多好啊!又安全,还能看到皇帝老爷,哪有去了帝都还回来的?”


大家伙又热情洋溢的聊上了。


时阅川闭上了眼睛。


是啊,一般人肯定不会跟这群人说哪里有猪哪里有鸡……可一般人也不会去特意记这件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