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长安之上 > 第16章 葡萄架下的救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杨玄当众杀人,而且是当着五城兵马司的面,这是赤果果的挑衅。


“拿下,带走!”


杨玄的眼中多了一抹光,身边正在震惊的赵三福急忙阻拦。他按住杨玄的肩膀,“万万不可。你一旦动了,何欢会狂喜……随即令人围杀你,今夜之事正好尽数让你背黑锅……”


杨玄见何欢果然嘴角微微翘起,就丢下短刀,随即被上绑拿下。


晏城冷着脸,“老夫会盯着,但凡这个少年在狱中出了事,老夫就算是撞死在御前,也得让你等付出代价。”


五城兵马司的人今夜配合何欢行动,一旦被追究,少不得有人会倒霉。所以最好的法子便是寻个替罪羊。而没有背景的杨玄就是最佳人选。可晏城这块硬骨头开口了。


晏城被人伏击未死,这个消息在夜里就传遍了长安权贵圈。多少人砸烂了酒杯,多少人在冷笑。


“他躲不过。”


何锦城在家中安慰儿子,何欢跪坐在他的身前,垂首道:“毕竟他是帝王的人。”


何欢抑郁的看着晏城,说道:“此人不死,鸡犬不宁!”


身边人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子,眼中多了些兔死狐悲的伤感,“那个少年该死!” 首发网址htTp://m.26w.cc


何欢回身,看着夜空中的弯月,轻声道:“那便让他去死!”


何欢的眼中多了些愤怒,何锦城摇头,“你要知晓自己想要什么,荣华富贵?或是抱负。你想要什么,就得付出什么。若是按部就班的去做,为父如今多半在地方做一个下州刺史,可如今为父却是中书侍郎。再进一步便能一窥宰辅之职,而付出的不过是被讥讽几句的代价而已。你以为值不值?”


何欢抬眸,眼中有不屈之色,随即叹息,“值。”


何锦城满意的道:“年轻人血勇,自然想靠着自己的双手去打拼。可除非你乃人中龙凤,否则……等老去时也只能嗟叹时运不济。”


何锦城笑的有些诡异的不屑,“帝王喜欢钓鱼,你见过钓鱼人会心疼鱼饵吗?”


何欢摇头,“换了就是。”


何锦城点头,目光沉凝,突然微微一笑,“有人说何氏乃杨氏的看门犬。”


两个人影分开。


“哈哈哈哈!”


……


他身体前俯,屈指轻轻叩击案几;何欢身体前俯,烛光下,两个身影渐渐靠拢……


“若是想远离名利,便可笑傲权贵。若是想一展抱负,荣华富贵,那么便丢开所谓的矜持和面子,这才是男人!”


“是。”


晏城的警告让五城兵马司的人忌惮了。


几个大汉双目发亮,狱卒看着杨玄,阴测测的道:“自求多福吧。”


只要不死人,晏城也只能徒呼奈何。至于武力……杨玄的脚踝上戴着沉重的脚镣,移动不便,真是上等靶子。


杨玄被丢进了牢里,里面有几个大汉,不怀好意的看着他,等着狱卒吩咐。


新人被丢进来,是吃杀威棍还是看护,就凭狱卒一句话。甚至弄死也不是事。


狱卒想到了上面的交代,说道:“别闹出人命来。”


出了牢房,一个队正在外面等候,身边跟着一个黑衣男子。队正问道:“如何?”


狱卒笑道:“交代了。”


队正对黑衣男子说道:“死不了,但生不如死。”


而这些人犯整治人的手段多不胜数,能让你后悔为人。


狱卒回身,大汉们冷笑围住了杨玄。


“动静小些,堵住嘴。”狱卒打个哈欠,随即出去。


“就在这里。”狱卒殷勤的带路,侧身看着二人,手指杨玄所在的牢房,却发现队正和黑衣男子面色错愕。他缓缓回头一看……


牢房里横七竖八的倒着几个大汉,杨玄就坐在一个大汉的身上,手中拿着一块饼在啃。


很香!


黑衣男子矜持的点头,“何氏不会忘记自己人。”


队正心中暗喜,笑道:“喝一杯再去看看?”


二人去了小房间,酒过三巡后,微醺着进了牢房。


队正带着狱卒出来,辛全负手站在堂外,冷冷的道:“老夫知晓狱中的手段,今日老夫在此一言。若是那少年被这些手段弄过,老夫便会认为是你等所为。”


一个狱卒觉得这话大喇喇的,就喝问道:“你是何人?”


辛全回身看着这些人,不禁怀念起了在北疆的岁月,幽幽道:“老夫辛全。”


队正大怒,“开门。”


这时一个狱卒急匆匆的跑进来,“镜台的人来了。”


辛全站在门外,叹道:“老夫从不管事,今日却被小子拖了出来,奈何。”


“呕!”


狱卒们总算是知晓队正的忌惮所在了,这等凶人不是他们这个阶层能抗衡的。真要激怒了辛全,回过头会不会被弄成干粮?


队正干呕了一下,轻声道:“告诉那人,此事我们无法干涉,除非……他们能弄死辛全。”


队正浑身颤栗,“是。”


等辛全走后,狱卒不解的道:“此人很厉害?”


队正依旧后怕不已,“此人原先是密谍,在北疆杀人无数,传闻他曾被围于寻不到食物的荒山,就靠着两条人腿走了出来。”


作为镜台主事,自然没人敢弄死辛全。他一路慢悠悠的回家,半路就遇到了赵三福。


赵三福就站在路中间,拱手,“多谢了。”


辛全居高临下看着他,说道:“那个少年便是你监视的,你说他与王氏亲密,为何王氏不出面?若是王氏出面,何氏也不敢下毒手。”


狱卒眼神闪烁,队正知晓黑衣男子多半给了好处和许诺,让他悄然动手。这等事他没法管,辛全到时候要报复也只能冤有头,债有主。


队正看着青天,微微一叹,为那个少年默哀一瞬。


……


一家五姓势力之庞大,帝王也忌惮不已,穷尽各种手段来笼络,来制衡,只求形成平衡。一家五姓实则便是另一个皇帝。


这样的一家五姓确实是当得起神灵的称呼,而赵三福和杨玄不过是蝼蚁罢了。


赵三福仰头,骂道:“蝼蚁也能绊他一跤!”


赵三福苦笑,辛全叹道:“老夫今夜破例出手,明日还得弥补一番,否则王监门那里不好交代。你……”,他看到赵三福一身黑衣,无奈一笑,“老夫知晓劝不住,否则你当初也不会凭着一腔热血就跟着老夫从北疆来了镜台。不过……一家五姓恍如神灵,你我皆是蝼蚁,蝼蚁莫要去触碰神灵……”


马蹄声哒哒,辛全哼着变调的小曲走了。


赵三福站在原地想了许多。


阴测测的声音说道:“你的消息最为灵通,我问你,金吾卫管牢狱的副将韩春,可有什么把柄?能让他丢官去职,乃至于流放被处死……越多,你的性命就越有保障……我看到你的眼珠子在转,若是我的横刀转一下会如何?”


泼皮心中一惊,刚想辩驳,脖颈上的横刀一压。他赶紧抬头想解释。


月色从半掖的门外投射进来,站在床前的黑影背对月光,一双眸中全是杀机。


晚些,他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一个泼皮的家中。


泼皮是单身一人,被弄醒后想尖叫呼救,一把横刀就搁在他的脖颈上,一个阴测测的声音说道:“消息和性命你只能要一个。”


泼皮喘息着,跪在床上说道:“只管说。”


卧室里鼾声如雷。


韩春也是正在沉睡,身边的妻子身躯宽阔,把他挤得靠近床沿,小半个身体悬在床外。


吱……


“我说……”


……


后半夜是人睡的最沉的时候。


月色如水,他打个寒颤,见来人站在侧面的屋檐阴影下,就沉声问道:“所来何事?”


对方既然不想动手,那必然就是有见不得人的话要说。韩春心中冷笑,准备喊人。


屋檐下的黑影轻笑一声,“韩副将的岳家得力,这些年升官发财不在话下。岳家得力,后院的葡萄架怕是不稳吧?听闻令妻豪横,韩副将御妻不力……若是她得知韩副将在外养着一个女人会如何?”


房门轻轻开了,声音很小,在韩春妻子的鼾声中显得微不足道。韩春猛地睁开眼睛,伸手在床边拿起横刀。


门外有人轻声道:“出来说话。”


韩春缓缓起身,披上衣裳,拎着横刀出门。


屋檐下的黑影嗤笑道:“王!”


这是那个女人的姓氏,韩春浑身一震,“你想要什么?”


屋檐下的黑影淡淡的道:“放了今夜被抓的少年,此事湮灭无闻。”


这是韩春最大的秘密,没想到竟然被人知晓了。他向前两步,“胡言乱语。”


他长得相貌堂堂,这也是当年妻子看中他的缘故。妻子的娘家得力,让他仕途顺遂。但万事有得必有失,妻子婚后越发的痴肥了,而且总是疑心他在外面养女人,隔三差五就闹腾一回。若是被她知晓了……


我死定了!韩春打个寒颤。


……


金吾卫的牢狱,两个狱卒沉着脸站在牢门外,一人开门,一人提刀戒备。


门开,前面的狱卒进去,说道:“上官提审,起来。”


韩春一怔,想起了昨夜有人来禀告,说是何氏伏击晏城,被一个少年破坏。少年被关押在金吾卫的牢中。他还想着这等少年冲动,多半会横死狱中。


“你……”


韩春抬头,可对面屋檐下早已空空如也。


“动手!”


里面厉喝。


马蹄声迅雷般的传来。


脚镣声中,杨玄跟着到了大堂。


堂上坐着一个将领,黑着脸道:“当街杀人,打三十棍再问话。”


门外,寻来了帮手的黑衣男子冷笑道:“说了让你三更残,便不会留你到五更。”


众人回首,就见韩春沉着脸进来。


“见过韩副将。”


堂上将领起身下来相迎,指着杨玄说道:“此人当街杀人,下官正准备拷打问话。”


外面一阵打招呼的声音。


“见过韩副将!”


“见过韩副将!”


韩春的岳家是权贵,所以门外的黑衣人莞尔道:“这倒好,不用何氏出手,杨玄死定了。”


里面,韩春突然扬手。


啪!


将领捂着脸,错愕的道:“韩副将……”


韩春回身,对杨玄温和的道:“多少年没见过这等见义勇为的少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