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皇城第一娇 > 14、打都打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摇摇这是在做什么呢?”骆谨行从外面慢悠悠地晃进来,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妇人问道。“二哥!”骆君摇抱着果盘跑到骆谨行跟前,“二哥,吃吗?”


骆谨行看着眼前笑得眉眼弯弯,冰雪可爱的妹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从果盘里拈了一颗葡萄放进嘴里,点点头笑道:“嗯,很甜,很好吃。”


骆君摇笑道:“我也觉得很好吃。”


“摇摇喜欢什么尽管吃,没有了就告诉二哥,二哥去给你买。”


“谢谢二哥,二哥你真好。”


“乖。”骆谨行揉了揉小姑娘的发顶心中十分愉快。


骆君摇凑到骆谨行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骆谨行闻言若有所思,“你是那个叫南玉的丫头的娘?”


骆谨言骆谨行兄弟多年不在皇城,骆家的下人对他们其实都不太熟悉。


小妹妹果然是软萌又可爱啊,前几日那般生疏肯定是因为他们刚刚回来不熟悉的原因。


“这是怎么了?”骆谨行拉着骆君摇到一边坐下,才看着依然跪着的南玉娘问道。 首发网址htTp://m.26w.cc


骆谨行冷声道:“你对夫人的处置有什么不满?”


南玉娘心中一惊,顿时趴得更低了,“奴婢…奴婢不敢……”


南玉娘也只见过骆谨行两次,只记得这位二公子看起来脾气似乎不似大公子好。


一时有些踌躇,“是,二公子,奴婢是南玉的亲娘。”


南玉娘吓得脸色苍白,趴在地上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往日里对她们十分亲近纵容的骆君摇如今又翻脸无情一副无事发生的模样,让她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既然不敢,你来这里纠缠摇摇做什么?”骆谨行不耐烦地道,“摇摇待那丫头亲厚,那丫头还敢吃里扒外阳奉阴违,着实罪该万死。本公子看,恐怕是家里教得不好。”


“二公子明鉴!”南玉娘连连喊冤,骆谨行却没耐心听她说话,“闭嘴!这几年父亲和我们不在家,才养得你们这群刁奴连夫人都敢不放在眼里。摇摇年纪小不懂事,以后再有人敢在她面前作怪,本公子便将你们一家子都打断腿发卖了!”


骆氏和沈令湘就算再风光,说到底也还是寄人篱下而已。


“拉出去。”骆谨行厌烦地道。


如今老太太不在皇城,二公子若真要发落她们,就算是沈夫人也无可奈何。


这一刻,南玉娘仿佛才突然明白了,骆君摇和骆谨行才是骆家真正的主人。


“二哥。”骆君摇抬手扒他的手。


骆谨行顺势放下,叮嘱道:“摇摇乖,别听这刁奴狡辩,那南玉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还不能放。”


“是。”南玉娘很快就被人拽着拖了出去。


骆谨行见骆君摇还伸着脖子看,伸手捂着她的眼睛将她的小脸转了过来。


傍晚骆明湘和沈令湘从书院回来,双双来暖心苑探望骆君摇。


这两人年纪只相差两个月,骆明湘相貌明丽端庄,有大家闺秀之风。沈令湘柔弱婉约,如弱柳扶风,有几分楚楚可人之感。


骆君摇点头,“我听大哥二哥的。”


“摇摇真乖。”骆谨行在心中得意的哼起了小曲儿,这满京城谁家的妹妹有他家摇摇这么漂亮可爱?


姑娘家名字撞了一个字算什么大事?


那人家家里姑娘多的都不活了?


而且两人的名字里都有一个湘字,当年骆氏带着沈令湘回来的时候,还因为这事儿闹过一些不愉快。


骆老夫人甚至想让骆明湘将名字给改了,当时苏氏险些被气笑了。


骆明湘和沈令湘踏入暖心苑时骆君摇正坐在小花园里的桌边摆弄着桌上一大堆东西。


淡淡的夕阳洒在小姑娘的身上脸上,那精致漂亮的小脸仿佛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让人有些移不开眼。


就算女儿跟沈令湘不同姓不是姐妹,但沈令湘算哪个牌面的人?难道还要自己女儿避讳不成?


这事最后自然没成,因此骆老夫人又将这个本就看不顺眼的儿媳妇记恨了一层。


人们的注意力都去关注骆君摇又为玄昱公子做了什么傻事,骆二姑娘怎么骄横跋扈上了,却没多少人在意骆二姑娘的容貌如何。


骆君摇长得其实极其精致美丽,那秀眉,那星眸,那琼鼻樱唇,每一处仿佛都是最精细的雕琢过一般。


骆君摇的生母当年便是名动皇城的大美人儿,生下来的孩子自然不会差。


只是骆君摇一心痴恋谢承佑,就拼了命将自己往温婉文秀的路子上打扮。但她年纪尚小,比起同龄的姑娘发育还要略晚一些,只会让人觉得像是小孩子偷穿了大人的衣服般不伦不类。


她听到声音抬头对她们一笑,骆明湘只觉眼前少女笑靥生花,宛如天上落入凡间的小仙女。


“大姐姐,表姐,你们回来啦?”


组合在一起,更是让人觉得舒心。


哪怕她此时脂粉不施,钗环皆无,只是穿着一身鹅黄衣衫,发丝用几根碧绿发带系着,就让人觉得说不出的清丽绝俗,娇美无匹。


骆君摇微微往后一仰,沈令湘的手落了个空。


“摇摇?”沈令湘一愣。


沈令湘快步走过去,含笑道:“摇摇怎么坐在院子里?小心着凉。身体可有什么不适?”


说着便伸手要去摸骆君摇的额头,动作亲昵自然,显然两人平时关系确实十分亲密。


不过看着骆君摇满脸笑容的说自己在生气的模样,沈令湘也忍不住微微蹙起了眉头,觉得眼前的骆君摇有些奇怪。


“摇摇在生什么气啊?谁惹摇摇了?”虽然心中不悦,沈令湘却还是温柔地笑道。


骆君摇朝她笑道:“表姐,我在生气呢。”


“……”沈令湘心中暗道,你三天两头生气有什么奇怪的?


这个问题她其实昨天就想问了,可惜昨天舅舅很快就抱着骆君摇走了,之后她根本没有机会再见到骆君摇。


沈令湘道:“难道是因为昨天的事?摇摇,对不起。我昨天是听到迎风阁里有动静,担心出什么事才过去的。谁知道…对了,昨天到底出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动手打了玄昱公子?”


骆君摇把玩着手中的红宝石发簪道:“表姐你不知道吗?”


骆君摇漫不经心地道:“你当时不是也在么?”


沈令湘皱眉道,“可是,玄昱公子怎么会……”她当然知道谢承佑绝不可能是因为对骆云言语不敬才被打的。


“哦…那你就当我看他不顺眼呗,打都打了还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