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 86 左派话事人(两千首订加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中国人要讲中国话。”张国宾轻笑着答复道:“客随主便,袁先生拍国语片的,习惯讲国语。”


“我也会讲国语,那就说国语喽。”


”可张先生是香江人。”袁仰桉说道:“据我所知,张先生可是自小在香江长大,国语能讲如此字正腔圆,很难得。”


“粤语也是国语的一种罢了。”张国宾笑道:“我小时候父亲专门教过国语,如此跟我讲的。”


“张先生真是好家教。”袁仰桉笑着夸赞道,至于心底信不信,无需多管,总之,张国宾一口国语讲的确实还不错,起码考公务员前,考过一张普通话证书,混在一堆香江人当中,国语讲的足够让人刮目相看,留下一点好印象。


袁仰桉面露笑意,饮下口茶,貌似随性的问道:“听说张先生名下除了电影公司,还有做其它生意,都做的很好,年纪轻轻,事业有成啊。”


“袁老过奖,拍电影是主业,其它都是副业。”张国宾嘴角含笑。


袁仰桉作为江浙定海出身人士,一口国语夹杂吴侬腔调,普通话也并非讲的很好。


张国宾国语甚至要强过袁仰桉。


袁仰桉点点头,颔首道:“年少得意,并不张狂。”


“很好。” 一秒记住http://m.26ksw.cc


“另外做点球鞋,服装生意。”


“嗯。”


乖乖听着呗。


何况,袁仰桉还是香江电影界泰斗,1953年导演的《孽海花》便入选英国爱丁堡电影节,是华语戏曲电影的经典之作。


张国宾笑笑。


一个七十五岁老者够资格评价一位年轻人,


“多谢袁老褒奖。”


当然,也就对方夸他的时候听听,若是开始骂人,也懒得伺候。


进入香江前,还曾任上海律师公会负责人,华东基督教联合会中学校长,上海良友图书出版公司董事长。


张国宾两辈子活都没别人一辈子长,给人品头论足一番,不算被占便宜。


他的底细并不难挖,别管商界,政界,普通人到油麻地逛一圈,也能听腻太子宾的名号。


半小时后。


张国宾跟袁仰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越聊越明白,袁仰桉可能只是第一关。


电影想要获得双南院线支持,得要许多关的点头,而现在要等试片结果出来,看完片再接着往下谈。


十分钟后。


袁仰桉合上本子,和蔼道:“原来张先生拍摄的是一部揭露社会状况,反映下层问题少女的电影作品。”


长城电影一名导演敲开办公室内,礼貌的鞠躬问好,上前将一本文稿送上。


袁仰桉坐在椅子上笑着接过文稿,点头朝下属致意,接下来便翻阅起影评文稿。


“袁老如果满意……”


“我们可以在现场签合同。”张国宾打蛇上棍,逼近一步。


“这个题材很有意义。”


“呵呵。”


“现在,我个人倒是想问问你,张先生,你是否知道香江,东南亚,国际上一些电影人士将我们长城,凤凰,新联几家公司,以及旗下院线打标记,喊作左派院线,无论是制作商业片,戏剧片,还是艺术片,剧情片,都将其打成左派电影?”


袁仰桉讲的是电影类型。


袁仰桉笑着打太极:“不用着急,一部电影在双楠院线上画,并非是一个人决定的事,不过并非让你白跑一趟。”


“你等下就会有答案。”


乃至商业片,


精神内核都得是正向的,


通俗点,


其实就是爱国片,宣传片,政治片,


可能上,


不代表会上。


要么拍中国传统故事,要么拍社会问题,


《靓妹仔》确实很符合双南院线的风格,可以归类于商业片当中,由双南院线进行发行上画,电影质量同属上乘,会是一部卖座的电影,起码导演组评价很不错。


“这一招可不见得高明。”


“未来若是反悔,台岛可不给机会。”


袁仰桉很友善的提醒道:“一家电影只要有作品在双南院线上画,整家电影公司都被打成左派电影,名下发行的电影都会被台岛当局封禁,张先生,您的公司能承受台岛票房损失吗?”


“那可占据海外票房高达三分之一,卖座要超过香江本土票房的最大市场,为了摆脱嘉禾跟邵氏的肘制。”


“在我看来无论香江,台岛,内地,都算是华语票房!”


“说准确点,我觉得都算是国内票房。”眼下别说台岛,就连香江都尚未正式回归,中英谈判还在进行,双方正在角力,国际港口鹿死谁手,尚未得知。


“袁老,您的提醒很重要,我都考虑过,不过我有一点不认同。”先前张国宾都非常尊敬的倾听,现在他却一扫平静,义正言辞的讲道:“台岛可不算海外票房!”


“嗯?”袁仰桉表情一愣,惊诧之色,甚至像是惊吓。


比袁仰桉左派还左,左的不能再作!


袁仰桉万万未想到当今香江影坛,还有张国宾这等奇男子,惊吓之下表情有点僵硬,扯扯嘴角,勉强恢复神色,目光深邃的望向对方,饱满深意的讲道:“张先生年岁不大,胸怀甚大,有格局!”


国际上怎么看不知道,起码香江,台岛都觉得中方唔行啊……


张国宾这番言论真是语出惊人,狂,狂的不能再狂!


袁仰桉心里咯噔一声,给自己提一个醒,要么就结点善缘,要么就别得罪,总之,华语票房四个字一出,思想透露出格局,这个人份量重了。


张国宾却忽然放低姿态,像个小孩,谦虚的笑道:“袁老实在过奖了,我就拍点小电影,做点小生意,混两口饭吃。”


“是位做大事业的人。”


这种人才往往有大野心,大志向!


若张国宾真是一个普通的电影人,袁仰桉当场就想拍板同意,同意《靓妹仔》在双南院线上映。


可碍于张国宾的真正身份,袁仰桉却不能一个人做确定,再咨询一番张国宾想要的条件之后,掂量着时间。


“而且很多事情讲不准嘛…双南院线没有规定独家协议,院线分成是三家最低,我只是一个生意人,不讲政治。”


双南院线合约条款最友善,其实便是为了吸引香江电影公司,来到双南院线上画,扩大左派宣传力量。


同时,内地已经开放电影市场,双南院线有内地市场发行权,能跟国内进口片部门搭上关系。


但是,香江电影进入内地市场审核关卡重重,双南院线并不保证每部电影都能于内地上映,例如《靓妹仔》。


张国宾跟袁仰桉确认合同细则,香江本地百分之五点五的院线分成,加上内地发行百分之十的院线分成,再包括非独家,允许梦工厂其它电影在嘉禾、邵氏、金公主上画,在台岛、日韩、越南等地发行……


至于他有没有机会发行,怎么发行,就权凭各人本事。


袁仰桉掐着时间,感觉差不多,低下头一看表,笑道:“张先生,能做主的人要到了。”


“想必你也久等。”


张国斌对此心知肚明,完全表示没一件。


电影进入内地,可比偷渡更难,回归以后上映都有难度……


张国宾跟袁仰桉全程都没有谈论到第三个人,但是交谈之中,互相都知道有第三个人。


这第三个人才是香江左派真正的话事人!


张国宾笑笑,并不在意的道:“应该的,请问……”


“哒哒。”两道叩门声响起,张国宾话音未完,先前那名男助理便推开办公室门,侧身抬手请一位穿着中山装的老板入内,该名老板大致五十多岁,身姿挺拔,一张椭形脸很是沉稳,脸上写满干练,威严,官气很浓,当中还着杀气,明显是走过战火年代的有志之士,与寻常的酒囊饭袋不同。


张国宾迅速跟袁老一起起身站好,束手迎接对方,不知不觉间,倒有点以前当秘书作陪迎接大领导的感觉,身上香江烂仔气质洗的干干净净。


柳办却加快走了两步,提前扶住袁老的手,搀扶袁老坐下,关心道:“袁先生,您年岁已高,不要再做迎接我的事了。”


袁仰桉望见对方进门,撑着沙发要起身,口中喊到:“柳办,专程要您抽时间过来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张国宾凭借以往的经验,立即就知道来人是位办公室老板,来头很大。


张国宾在旁看观望局势。


柳办却是真心实意地关系老人身体,口中讲道:“有什么不一样,咱们都为人民群众服务。”


“不一样,不一样。”


袁仰桉推辞着坐下。


等到袁老坐好,他才转身到一张客座沙发坐下,翘起二郎腿,身体前倾,一身黑色中山装裤腿熨烫的非常整齐,姿态坐的很有范儿,看样子也是轻车熟路,来过长城公司多次。


他坐下的第一个动作是掏出香烟,第一句话却是铿锵有力,不容置疑地说道:“让你的人出去!”


“张国宾!”


阿宾还在沙发旁站着,猛的听见柳办第一句飙出口,如梦方向,却抢在大波豪一句“大圈仔”骂出口时,立即喝道:“阿豪!阿昌!”


“你们先出去,我留下来谈点事。”他扭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