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盛唐大公主 > 第七十章 殿试之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早上,带着两个姐姐练完了瑜伽之后,李月辰吃些早餐便准备出发了。


今天又是去师父刘仁轨家中接受检查的日子,要早去早回。


等中午回来吃过饭之后,小荷走了过来:“殿下,十个宫女已在殿外等候,是否要面见?”


“不见了。”李月辰今天还要去生产作坊,没那个空闲,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托盘放在桌子上。


托盘上放着是个小瓷瓶,这是用昨天提取出来的甘油混合了水和蜂蜜制作的保湿霜。


“你将此物拿给她们,监督她们每晚睡前涂在脸上抹匀,持续一些时日之后,将感受告知于我。”


今天不仅带上了福来和小荷,也带着上官婉儿一起去了。


这么小的孩子,还是该出宫去看看,整天在这皇宫里面憋着也实属太过无聊。


“喏!”小荷答应一声,心里想着殿下多半又做出什么新鲜玩意儿了。


解决了李月辰交代的事情之后,便跟着上了马车,再度去往集贤坊。


“这便是殿下的生产作坊吗?”上官婉儿问道。 一秒记住http://m.26ksw.cc


“嗯。”李月辰点点头,“来吧!”


马车到了集贤坊之后,上官婉儿下车之后就一俩好奇的左看右看起来。


四周都是坊墙,没什么可看的,她的注意力很快就集中到了旁边的大门里面。


“免礼。”李月辰摆摆手,“快些开始吧,这几日你们还不熟悉,所以只下午做工,过些日子,每日可要做够四个时辰才行。”


“喏!”


进入宅院之中,便看到了已经忙碌起来的工人,他们忙碌成一团,但并不杂乱,井井有条。


看到李月辰进来,纷纷起身恭敬的行礼:“见过公主殿下!”


有人忘了步骤,她也不生气,只会在旁边和气的给他们讲解步骤。


反而是在她离开之后,福来会冲过去一通大骂:“废物!这些都记不住,如何对得起殿下的恩情?”


李月辰这每天四个时辰的工作时间,比起这个时代的007制度,简直已经是神仙待遇了,所以每个人都答应的格外铿锵有力。


上官婉儿进来之后各处看了看,但是并没有到处跑,只是一直安静的跟在李月辰身边,看着她指挥这些人工作。


难怪都说当老大的都喜欢有眼色会来事儿的人,先不说是忠是奸的问题,关键是这种人办事儿真舒服啊!


李月辰虽然心善,但她不是傻白甜。再加上生在皇家这些年又在朝堂上听政,哪怕不是有意的,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也学会了一些帝王之术。


李月辰倒也没有阻止,因为她深知管理就是这样的,既然她选择唱了白脸,那必然要有负责唱黑脸的。


原本她也想着指定一个人来干这事儿的,不过福来实在太有眼色了,她还没说话就已经在做了。


春梅也将提取出来的甘油放在一个十几厘米高的瓷瓶之中,递给了福来。


旁边的小荷看了看即将落下的太阳,开口提醒道:“殿下,差不多该回宫了。”


虽然可能她本人都没意识到这个问题……


通过一下午的忙碌,第二批香皂也进入了模具之中。


“喏!”春梅行礼答应一声。


上了马车之后,福来和小荷坐在靠门的位置,李月辰和上官婉儿坐在里面。


“嗯。”


李月辰点点头,转过头对春梅道:“已连续教你们两日了,明日,你们自己试做一次,本宫只在旁边看着。”


“感觉很有意思。”上官婉儿回答道,“以前一直不知道,原来油与水不停搅拌便能成为这香皂……”


“额,那个不是水,是碱液……”李月辰本来想要解释一下,不过想了想还是摇摇头,“算了,我是问,感觉无聊吗?”


上官婉儿其实性格挺安静的,今天一下午基本都在旁边看着,看起来似乎也没有不耐烦的样子。


李月辰想了想之后,还是开口问道:“今日感觉如何?”


我是说看着殿下有趣……上官婉儿心中补充了一句,不过并没有说出来。


……


上官婉儿摇摇头,抱着自己的双腿靠在车身上回答道:“与在宫中相比亦无明显区别,不过看着殿下教他们倒是蛮有趣。”


“嗯。”李月辰微微笑了笑,“那两个昆仑奴笨手笨脚的,确实有趣。”


今天她没有教,只是在旁边看着,只有发现他们那里做错了才会出声提醒一句。


两个姐姐第一次出宫似乎也有点兴奋,在宅子里面到处闲逛着。


第二天上官婉儿说不用去了,就在宫里等她回来。


李月辰点点头,正巧两个姐姐似乎也想出去看看,于是李月辰就带着她们两个去了。


“嗯。”李月辰点点头,“或许我等不行,但将来一定有人能算得出来!”


宣城公主想了想:“以前辰儿说过,只要是这天下存在之物皆可算,那这日光如何?”


不过看了一会儿就感觉没什么意思了,开始跟李月辰聊了起来。


“辰儿之意是说,这‘搅拌棒’旋转之速也能算出来?”宣城公主问道。


“我不知该如何解释,但阿姊只要信我便好。”李月辰道。


“嗯,我信。”宣城点点头。


“同样可算。”李月辰靠在墙壁上,“光之速,一息六十万里!”


“一息便六十万里?”宣城公主对这么大的数字没什么概念,但依然感到好奇,“这是如何算出来的?”


总体来说今天这些人做的不错,所有的步骤都已经记住了。


其中有两个人没有记牢,不过春梅马上提醒了他们,李月辰全程没有说话。


旁边的义阳公主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刺眼的阳光,随后微笑着低下头。


……


李月辰点点头表示没问题了,以后就按照这个方法做就行了。


临走的时候,招招手叫来了春梅:“明日起,本宫便不会一直来了。每日产出之甘油,先储藏着便好,若有什么需要会再吩咐你。”


看着今天的香皂装进了模具之中,李月辰点了点头,看来几天以后自己就不用过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面李月辰又过来看了看,全程一言不发,他们都能完整的将整个流程做完,没有任何差错。


这批香皂,李月辰打算多等等,放置一个月,效果应该会更好。


对于香皂的记忆她已经比较模糊了,只能回去再查查自己写的那些记录了。


“喏!”


搞定了一切之后,李月辰坐上马车回宫,从明天开始,就又能回复日常的生活了。


这个时期,美帝还不存在。至于不列颠群岛上,貌似是一群盎格鲁撒克逊人?


甚至英语雏形有没有出现都还不好说。


不过这次李月辰学乖了,自从上次写的那首悯农被李治发现之后,她就知道这些东西绝对不能被看出来。


所以最近李月辰在整理以前的记忆的时候,很多东西都是用英文写的。


毕竟这年代的人都神神叨叨的,万一被李治发现她在写这些完全看不懂的奇怪文字,认为她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可就不好了。


……


所以目前来说,在整个世界上,只有李月辰一个人能看懂自己写的这些东西。


并且平日里都会细心整理,最大程度的减少被李治发现的可能性。


考完之后就等着吧,会在二月春耕之后放榜,那时候应该是皇城门口最热闹的日子。


考上的,欢呼雀跃,互相认识一下,然后就带着礼物去尚书省拜访宰相和主考官,称之为“过堂”。


时间一天天过去,东都也逐渐变得热闹起来。


原因是科举考试开始了,目前科举是由尚书省负责,会把所有考生都带去一个如同监狱一样的地方考试。


这也是李月辰后来才知道的,原来这个时期的“秀才”才是最高级别的考生。


只不过秀才的考试难度实在太大,别说考上的,每年能有参加资格的都没几个,大部分时候是一个都没有。


至于那些没考上的,要么就是回去准备明年再战,要么就回家种地或者经商吧。


唐朝考试科目很多,根据种类不同,大概分为秀才、进士、明经、明法、明书……


安福殿里那一小块地经过一年的养护,土质已经相当不错了。说一把抓下去能攥出油是夸张了,但至少已经跟上等田没区别了。


具体播种插秧的过程,李月辰并不清楚,所以直接派人去户部叫来了专业人员干活儿。


所以科举中最受欢迎的就是进士了。


科举考试的事情她不怎么关心,她现在比较关心的事情是马上春耕了,差不多该播种了。


上官婉儿也好,从小在掖庭宫长大,不怕陌生人。


倒是两位姐姐,因为从小就没有接触过宫外的情况,突然之间来这么多人搞的每次都不好意思出门。


唯一麻烦的地方就在于每次这些人过来都必然要跟着大量的宫女和太监负责监视。


李月辰倒是无所谓,她又不社恐,大不了就是麻烦一些而已。


毕竟他们这些人虽然严格来说也属于官吏,但本质上是技术性官员,很多人一辈子别说皇帝,连户部尚书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现在猛然之间跟公主面对面的说话,不适应也是正常的。


一开始,这些人对于扎着一条马尾辫的公主殿下还有点害怕,问什么问题也都回答的很拘谨。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敢用正常语气回答。


但李治说这是为了让女儿研究提高产量,万一真要成了,这点事儿也不算什么。


武则天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让张成鑫派人看好他们。


李月辰倒是不在意这些,只要他们能把活儿干好就行。


每天有这么多外人出入后宫,武则天觉得不妥当。


放榜当天皇城外已经挤满了围观的百姓,平时很少踏过天津桥的百姓们今天都早早等在皇城外看热闹。


站在最前面的一排,年龄参差不齐,他们有的紧张握紧双拳,有的左顾右盼,还有的抓耳挠腮……


……


在李月辰开始忙碌的这段时间,科举考试也放榜了。


不一会儿,负责放榜的官员便从皇城大门走了出来,在几位士兵的保护下来到城门右侧的墙壁前,旁边有人拿着浆糊开始往墙上涂,官员打开手里的纸卷开始贴榜。


贴好之后转过身高声宣布道:“圣人口谕,中进士者,入宫觐见!”


站在城楼上带着上官婉儿偷偷过来观看的李月辰能理解他们的行为。


毕竟这是科举,若是考上了,那可是真等于实现了人生的逆袭。


不一会儿,只听一声欢呼响起:“我中了!”


就看到人群里面有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青年原地蹦跶了两下,然后快步走到刚刚贴榜的官员前行礼。


说完便后退两步让开位置,站在一边。只有两个士兵守在榜侧,维持秩序。


最前面的那些人纷纷走上前查看起来。


今年高中者差不多有将近三十人,不一会儿就全部到齐了,跟负责迎接的官员行礼之后,便进宫准备面见皇帝了。


城楼上的李月辰让上官婉儿先回去,自己则跑到了乾元殿后面溜了进去,想要看看皇帝会跟这些人说些什么。


官员回了一礼:“稍安勿躁,一会儿等其他高中者到齐,随本官入宫觐见。”


人群里时不时就会响起一声欢呼,然而更多的还是包含着失望的叹息。


只可惜那考试难的一批,很少有人能考得过去。


来到屏风后面,李月辰跟往常收听新闻一样,倚靠在墙壁上,双臂交叉抱在胸前,打算听听皇帝会问什么。


皇帝很少会面见进士的,因为他们现在虽然考过了,但还不能马上授予官职,还是要进过几年的锻炼和等待的。


当然了,如果想要马上做官也不是不行,只要能再次通过吏部的考核便能马上当官。


从微微颤抖的手中可以感受到,他们还是有些紧张的。


李治抬手免礼,大殿里面已经准备好了纸笔,进士们在桌案前坐下,拿起笔准备回答皇帝的策问。


进士们进入大殿,首先向皇帝行礼,齐呼万岁。


下面进士们等着皇帝的问题。


龙椅上的李治眼睛左右摆动,扫了一圈大殿之中的所有人,又看了看屏风后的小女儿。


停下了手里的保健球,李治缓缓开口:“今日,朕只有一问。若女子有才,可否从军为将或入朝为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