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莫喊 > 第三章 剧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风铃清脆的响起。


窄门被轻柔地推开,是一个声音:


“那个…”


偃文师走进了屋内。那扇压抑的窄门,却自行合上,重归平静。


入眼是精美的布景。那双沾满泥泞的鞋踩在实木地板上,抬头瞧见的墙壁充斥着优雅诡寂的雕花与铜像,复杂却明朗的感触反馈在四肢,他不禁看入了迷。


里面是深不见底的长廊。壁内镶嵌着数不胜数盒子模样的物体,就像是自己曾爱玩的剧本。


一股薄荷的淡香弥漫在宽阔的前台边,黄花梨儿的沉桌围上一圈,似乎有人站在后面。


“你好,幸运的人类。欢迎来到天堂剧本店。”


他手足无措地跺跺脚,伸头望去,那张木桌前,赫然伫立着一名女子。


女人的样子很美。但他却感觉眼珠被套上一层薄膜,不论如何回忆,都根本记不起她的面孔。


都遇到天降剧本店了。还有什么接受不了呢? 记住网址m.26ksw.cc


他如此想到,理了理脏乱的衣服,几步上前,开口问着:


“咱这剧本店…能充会员儿吗?”


面露微笑的前台显然是愣了一番。不过她很快便回应:


“外界的货币是不行的哦。”


里头的行…他暗中思索,却又听到:


“偃文师先生对吧。我来给您介绍一下本店的玩法以及项目。”


“衷心的祝福您玩的愉快。”


偃文师抓了抓凌乱的发型,深吸了片刻。跟上女人的步伐,听她缓声讲解:


“我看过您的履历,之前接触过剧本杀那就好沟通了。”


她转过头,靓丽的单马尾在空中如丝般散开:


“简单的来说。我们希望您能够代入到每一次的故事中,然后完成任务。”


他看过类似的小说,正欲开口,却不想被神秘的前台女人抢先回答:


“就是您想的那样。不过规则会有些许细节上的差别。本店的每次开本时间都会通过不同方式以来提醒顾客,比如这样。”


偃文师正在四处瞅着墙上横挂的风景画,奈何眼中看到的,居然是一行汉字:“您已进入剧本时间,倒计时:23分56秒。”


“哈?”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惊魂未定的自己,难道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参加杀人剧本吗?


“您不用紧张。通常情况下,我们设立了新人保护期,所以您的第一个剧本,大概率不会过于困难。毕竟,本店是天堂嘛。”


女人附有磁性的嗓音环绕在他的耳边。身体本能地微微颤抖,晓是已然知道,逃不过了。


想到道士临死前的凄惨…他又是正经历着什么本呢?


而且大概率这个词,他就已经开始掌心冒汗了。


偃文师为一个莽中带细、不受刺激,很难做出改变的人。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姐姐,我才刚成年…能给点新手礼包啥的…”


眉头皱成个八字,紧巴巴地瞅着女人,哆嗦地伸手讨要。


“那就没意思了。我店的初衷,就是希望各位玩家们,能够深刻地代入到繁多的剧本中,去探寻它的意义。”


说实话,现在浑身汗毛异样的难受,就好似身体在将他一点点推向深渊。而他也明白,这种状态,正是自己在兴奋的发抖。


真正的剧本杀…多么令人向往。


早就厌倦宅家浑噩生活的偃文师,握紧了拳头。


正巧,又来客了。


不断的推门间,四个形色各异的人走到了一旁带有沙发的休息区。


有人磕起了桌上的瓜果,但更多的,却飘忽着眼神,看向前台边矗着的偃文师。


他尴尬的招了招手,作起了自我介绍。


“嗨。我叫文师,初来乍到,希望多多关照呀。”


一口白牙裸露在外头,配上憨厚可掬的面庞。谁也不知道,年仅十八的他,方才亲手砸死了一个玩家。


“小虎。”二十余岁的精壮男人率先回应。狮眉有威,看起来很是直爽的人,有在健身。眼里却心不在焉,甚至没有直视向这边。


另一片沙发豆侧躺的女子伸了伸手:


“徐诺。”


说着,也甭管别人看不看的懂,在空中比划了几下,示意这么写。


“我叫达芬奇,共玩了两次本。”头顶鸭舌帽的伙子依旧把手揣在肚前的口袋,后仰着头,像在拉伸脖子。


余下的长脸男人看到几人聚焦的目光,叹息一口,鬼眉压着的邃眼长而深,半撑地抬了抬:


“叫我雁行就好。大雁南飞的雁。”


“好啦。那么自我介绍结束后,下面由我来带大家一起进入本次的剧本房间,赘述简介。”


五人各怀心思,一声不吭地跟着前台走进那望不到头的长廊当中。


一直走到偃文师腿脚发酸的时候,才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这次的本,是少见的日式哦。特意为你们精心挑选的。”女人话音未落,那叫做小虎的汉子便惊诧双眼,连声问道:


“这难道不是新手本吗?日式的死亡率我听说…”


“嘘…”前台一边将食指放在嘴边,一边瞪了眼男人,他立马诫言了。


“本店有一切的解释权,进去吧,你们的主持人已经在等啦。”


说罢,赶鸭子似的把所有人送进了房间,确认无误后,才关死大门。


偃文师好奇地打量里面的装饰:正统的昭和日式布局。正面墙壁贴着秀丽的书法,榻榻米上陈列起香炉和绿茶饼。侧方是一对花瓶和烛台,狭小的神龛挂在角落,似乎坠了尘埃。


他若无其事地躺坐在蒲团边,中间的座席上,已经有一位美丽的和服女人。


“我便是本场的主持人,百合子。”


所有人点了点头,都各自找位置散开。


壁炉映红的火暖照在每位的脸颊,茶香味缭绕开来,女子轻轻地讲述起了,这不为人知的故事:


“本次剧本的名字叫做《谁才是怪物》。细节丰富世界观很深,希望诸位可以玩得开心。”


“你们会去到千叶县深山内的一家温泉旅店内。任务的目标是存活两个晚上。”


紧绷神经的偃文师不知何来的困意。铜炉垂落的火苗在眼中不断放大,眼皮一塌一塌,一片朦胧里,险些栽倒在地。


“故事呀,就要从一名叫做石井小姐的老板娘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