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莫喊 > 第四章 旅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二月的天气比往常冷了许多。


收拾完灰尘与碎片,跪坐榻米的石井小姐拉上障子门,将庭院内的一览山水,隔绝在外。


雪下的很大,她捏起茶壶,静下心来,为自己泡了杯热乌龙。


升腾的白雾四散在和式的房间里,石井小姐同往常那般,打开年久的电视,把红唇贴在碗杯的青绿色中,轻呼一口气。


“不用担心,战争马上就会结束的…”新一集的蓝胖子和傻乎的大雄出现在电视机的TV当中。


重制版的画质确实比当年要好了不少。


“日本战败啦!”


“砰!”年轻女人手握的茶水撒了一地。她阴晴不定的眉目又转瞬舒展,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紧急插播条新闻:千叶县在半小时前罕见的遇到5.7级地震,希望各家不要恐慌,遵守…”


石井小姐瞥了眼乌黑的抹布和角落边墙壁的残渣,关了电视,继续收拾起来。


雪下的很大… 一秒记住http://m.26ksw.cc


…再度醒来的时候。偃文师已经同四人站在了纷飞大雪笼罩的屋舍门前。


脸还是那副模样。但不同的是手机和腰伤没了,兜里莫名多出一万日元,以及脑海中突兀显现的日语记忆。


“你们也都有吗?”


互相点了点头,身着薄衫的小虎推开了嘎吱作响的黑门。


“你好,停泊住店,五位两晚。”


达芬奇冲昏暗的走廊内喊了声,荧黄忽闪忽灭。又觉得太冷,顺手捎上大门,隔开了漫天飘雪,让这栋偏远屋子彻底静了下来。


“来啦…几位客人,里边请。”


不知从何处站出来的妙龄女人让所有玩家吓了一跳。这便明白,她恐怕就是简介内的石井小姐了。


“因为是上个年代遗留下来自家酿酒厂改造的旅舍,所以会有些破旧,灯光很暗,注意台阶。诸位光临寒舍,实在是抱歉。”


她道着歉,一一递给房门钥匙和零钱,同时迈着小步,带领众人离开漆黑的玄关,前往各自房间去。


几双脚踩在酸旧地板上,它不堪重负地“悲鸣惨叫”,让偃文师心里一沉。


方才留意到挂钟的时间,现在是下午四点。日式恐怖片的开场让所有人莫名难受,左顾右盼,生怕蹦出来什么怪物。


“早中晚饭在上二楼左手边的房间内用餐。需要换洗被单请尽管上前台联系我。另外,温泉的使用时间是傍晚的6点半到深夜12点半。我家的温泉能够提神醒脑,客人我也并非自夸,是真的相当好呢。”


女人掩嘴一笑,又觉失态,加快了碎步,来到三楼的客房区域。


“这五间房子便是各位贵客的下榻之所了。外面雪大,您们切忌不要到处乱跑,以免发生不好的事情。”


她又想到些什么,欲要补充道:“舍内可能角落里还有些杂乱,实在是不好意思,您也明白,因为地震的缘故…”


“好了好了,有事会叫你的。”小虎打断女人的言语,走进了房间里头。


偃文师向几人告了别,也钻进屋里。


果然因为是老旧屋子,抬头的房梁还清晰可见。他倚靠在墙边,深吸着空气,想要调整状态,以来应对接下来所要面对的一切。


我要活下去。还没弄明白叔叔为何要害我,和自己的二爷,到底藏着什么身份。


他想眯一会儿,可道人临死前的模样仍历历在目。索性不睡了,嫌冷又裹上柜子里的浴袍,开门准备下去透透风。


结果刚好碰上下楼的达芬奇。


“嗨哥们儿。”偃文师切成中文,他一向自来熟。


后者给他比了个噤声,朝他勾了勾手,示意过来这边:


“你看,墙纸里面居然是坚固的钢墙。这老板娘说旅舍过去是酿酒厂?哼,咱才不信。我搞过工程,这种规格的建筑,那个年代,恐怕是别有目的。”


他仔细一瞧,里面果然是漆亮的厚实钢壁,小心敲了敲,实心儿的。


“你有啥想法吗?”达芬奇撇过脸随口一问。


偃文师答不上来。


只能言这里很怪异,但又不好说,本着见招拆招,走一步看一步。


“按照以往剧本的尿性,这屋子下头,估计有东西…”他的手指向楼梯的方向点了点,一副笃定的神色。


“要不…”偃文师咽了口吐沫,压下嗓门儿,说着:“咱去一楼瞅瞅?”


达芬奇摇摇头:“三楼还没查完呢。反正还早,楼下有那婆娘,我才不去碰她的霉。”


说罢,他又看了眼偃文师,想了想,还是接着言道:


“你是新人,有些东西最好绕着走。上来就是这个级别的任务,唉,反正…自求多福吧。”


偃文师谢过了他,说刚才好像看到楼下有自贩机,晃了晃零钱,要下去买瓶水。


“别多事哈,跟在我们后面就行了。”


直到二人错身前,他又一次补充。


偃文师仍旧微笑,待转过楼梯,这才变回面无表情的样子,继续朝下走去…


自动贩卖机里只有些地方特产,他输入了想要的商品。


两瓶绿茶顺其缝隙被推搡着摔下了高台,悲呜地落在下面,被偃文师一把掐了出来。先瞥了眼日期,一转眼珠,又拧开盖子,咕咚闷了口。


“无糖的吗…”


摇了摇头,他欲要打道回府。


转身的时候,怎看到远处的前台,石井小姐直愣地站在原地,不知是冷的还是怎么,面无血色的脸上,挂着僵硬笑容。黝黑珠子不知何时开始,便悄咪地注视起了自己。


他毛骨悚然地加快脚步,消失在了楼道里。


女人收回目光,看了看四下无人,又三步换两步,重新站到先前偃文师所呆在的贩卖机对面。


她快速俯下身子,将手中火烛放到一旁,借着微光,纤细的指甲抠动了木板,摸索打开后,居然露出一条幽静的通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