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莫喊 > 第六章 首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嘶~呼~”


风吕内升舞的蒸汽将偃文师发红的身体笼罩,滚烫暗流自脚底汩汩涌现,舒缓着穴位与神经。


一抹花瓣摇曳在清晰的温泉水中,随着烟雾弥漫缭绕,泉水的热和晶莹的雪珠搅在一起,同那四散飘逝的花瓣,如浪中摇曳的船舳,触过酸疼的肩膀,为你带来温暖。


无暇观赏池边美景,闭上眼睛,他默默地体会起脑海的放松与心灵的静谧。


“这泉质没问题,还有点儿甜。”


将手指从嘴里抽出的小虎一脸认真地说着,一个蹬腿,像是蜉蝣那般缓慢游荡在水花之中。


一旁裹上围巾冲洗背部的达芬奇,面容上显现出震惊的表情。他倒是没想到,这个小虎可以神经大条到如此境界。


要不就是练过功法,身体素质极强,或者…兴许只是个傻子也说不定。


“这会儿才七点…也泡不了多久。洗完记得都回屋睡会儿,养精蓄锐。”达芬奇关上花洒,挤了坨马油洗发露,在掌心乳化。


偃文师探探头,假装想要瞧瞧女汤的动静:


“你说这徐诺那边儿一个人,应该不会出事吧。” 记住网址m.26ksw.cc


“哗啦…”小虎在水中突然站直了身子。水波粼粼,甚至拍打到远处沉思的雁行。


事实上,等到他们三个扭扭捏捏过来的时候,池子里已经被提前走人的雁行捷足先登,想来他已经泡上一会儿了。


“要不我去看看?”小虎眯起眼,厚嘴却不自觉地扬起。


“得了吧。DM(主持人)都说了,要存活两晚。这会儿天刚黑,不急。”达芬奇又一次打开了淋雨喷头,瑕白的泡沫顺着肌肤流淌而下,他没心没肺似地哼起了小曲儿。


“那咱们…”偃文师的下巴从水里浮了出来,晃掉发丝间粘黏的水珠,抹了把脸,继续言道:“晚上还来吗…”


空气宁静了下来。没有人回应他。


他嘿嘿一笑,原来大家都各怀着小心思。


这便又打起了哈哈:“兄弟们出发的时候可以叫上我,人多力量大嘛。”


小虎咧嘴乐了。


“好啊。”…


…旅舍内的吹风机颇具年代感,单纯的像个镶在墙内的热气管子。


费尽心思吹了个不错的四六分后,摸摸刘海儿,偃文师系好腰间的白带,让浴袍将自己裹得紧实后,朝一楼的方向走去。


“啊,先生洗完了吗。怎样,咱家的温泉您是否满意呢。”


在楼梯间的转角又一次碰到了石井小姐。她习惯性地捂嘴掩笑,上下打量着自己。


“很棒啊,会给你们写好评的。”


不想多做纠缠的偃文师下意识挠了挠头发,忽然一愣,这才发觉收拾半天的发型,又被打乱。


石井小姐依旧是那副惨白笑容,鲜艳的红唇露出骨冷的牙齿:


“对了客人。您如果见到其余几位同伴的话,麻烦代为转告下,因为小店实际上只有我一人的缘故,不少地方都是私人空间。还请望各位客人莫要乱走…”


她停顿片刻,那勾魂的眼珠宛若地狱深渊,倘若稍有不慎,便要掉落其中。


“尤其晚上呢。”


女子的声音逐渐变远。偃文师长舒一口气,竟被吓出满身细汗来。


这个女人老让人胆战心惊。每次一个人面对她的时候,总觉得对面站着的不是旖旎文雅的年轻女性,反而是屠戮如麻的刽子手。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触。她明明比自己年长不了几岁才对。可那股冲天到扑面而来的尖丧煞气,究竟来自谁…


恍恍惚惚他做了场梦。


二爷穿着下葬时的装束,嘴里叼串铜钱,伴着阵阵阴风,阎罗殿的大门为他敞开,从内传来一声撕破喉咙的尖叫哭啼:


“偃文师!拿命来!!”


“偃文师!”


他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便欲提拳就打,达芬奇却反手扣住其手腕,又狠狠按下麻穴,疼得他一个蹦哒,清醒了过来。


“卧槽,几点了?”他擦去嘴角哈喇,揉揉眼皮儿,睡梦惺忪地问道。


来人没回应他的话,满脸凝重地叹息:


“出事了。”


“什么?!”偃文师扶墙站了起来,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意识到表上时间,居然已经过了两点!


“在哪儿?”他利索地套上浴袍,本来睡觉前就刻意没有脱衣,很快就用上了。


“一楼。”


达芬奇同偃文师迅速走下楼梯,急快沉闷的步伐自三楼传到了底层。


他险些摔倒,还好扶到伫立的自贩机。定眼一瞧,脚下粘了些干固的蜡。


不管这些,透着越发溃散的暗光,他迫不及待地看过去,血肉模糊的轮廓瘫倒在漆黑的地面。


努力避开喷洒的红迹,他观察到眼前修长的黑发尸体:侧脑被削,一击致命,正是徐诺!


石井小姐瘫软在一边,正以泪掩面,似乎泣不成声。


“只是想去自贩机那里买点水,不曾想见到她倒在地上,已然没了呼吸…”她嗓中声音夹杂些许异样的颤抖,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激动与诧异。


这么晚了买什么东西…偃文师不动声色地瞥了眼达芬奇,后者同样回以懂你的神情。


雁行揣着兜匆匆走了过来,远远站着,可鼻子一向灵敏的偃文师,隐约闻到了不同寻常的鲜血腥味。


他没吭声,眸子时不时扫几下迟来的男人,还真被他发现了异样。


雁行藏在腹兜内的右小臂似乎有些不对劲,尽管他不断掩饰和压抑,却还是有小幅度的发抖。


难道此人与那怪物交战过了?还是说,他动用了什么以血为引子的灵异手段吗?


暂不得知。


唯一明白的,就是减员的残酷事实。


玩家们连怪物的长相都没察觉,便失去了一名队友。


小虎阴沉的脸似乌云密布,唇如青黑,盛怒间崩出一句国话:


“今晚守在一起,我到要瞻仰瞻仰,这怪物究竟是人是鬼,是公是母!”


说罢,那宛若沙包的铁拳一锤夯在了颤动的壁中央。待到收拳,壁纸遭巨力粉碎,固若金汤的钢墙内,居然嵌进一抹拳印来。


偃文师看傻了眼儿。


石井小姐瞪大了惊叹的双目。可瞳孔内,却闪过一丝不曾有过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