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莫喊 > 第九章 地下,地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如刺骨冰水倾盆而下,浇洒在身上的战栗。


与之而来的除了恐惧,还有深深的怒火。


直到现在,再度偷摸进房内探查相片的偃文师这才惊恐地发觉、髭须军人的真实身份:


血色的彼岸绽放在地狱的角落。


那飞舞的赤瓣外,是串成蜈蚣的断臂,螺旋的花蕊里,刻满了人们的惨叫与悲鸣。


浓稠的恶欲要冲洗尸骨中的绿瘴,它戴着高昂猪鼻的面具,跪着、舔着,明目张胆地贿赂起居高临下的玉面判官。


瞳里的猩芒融化了光明,吞噬掉希望。


乌鸦凄厉的嘶吼震醒了偃文师。


“石井…四郎。”


达芬奇瞧了瞧窗外,迷茫眨眨眼:“那是?” 记住网址m.26ksw.cc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气:


“一个我们需牢记的岛国人。”


达芬奇尴尬地挠挠头,却一本正经开口:


“不会是跟南…”


“是臭名昭著部队的总指挥。”瞥了眼达芬奇,偃文师摇头冷笑起来:


“没想到石井小姐的来头…还真是大呀。”


“我说呢…好一个圆木呐!”


他的双目晕上泪光,可转眼即逝,随即转为无边的狠戾。


“我懂了…可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怪物还没找到,或许她还有用。”达芬奇将拳头紧了紧,似乎也在憋着。


“我知道。道理我都懂,可我想弄死她啊。”年轻人一腔热血,争一口浩然气,哪管他洪水滔天。


“如果她什么都没做呢?你有没有想过,先辈的罪孽,难道让无辜的后代偿还吗?”达芬奇拍了拍他的肩膀,眼里有几分怀念,不由劝说着。


“我明白…倘若她真的还在继续些什么勾当,我定会替同胞们报仇。”他瞪着对方,满脸年少血气。


“不用你说,我也会同你一起。”达芬奇压低帽沿,喉结滚了滚,回应道。


两人沉重的心情,也融入了步伐。


就好像灌了铅。他不敢低头,生怕看到惨死的厉鬼,缠绕在他的脚踝,询问为何不替他们报仇。


偃文师面色波澜地走过自贩机,却突然停驻了脚步。记忆中抓到了什么、那颗极强逻辑能力的大脑在一瞬间燃烧起来。


他向后倒退,在达芬奇颇为诧异的神色下,半蹲身子,修长的手指顺着地面的纹路摸索起来。


“这里!”他五指扣爪,指甲用力怼进,一把挑中木板缝隙间的机关,随着“啪嗒!”的清响,一根地板竟高翘了上来,悬梯遍布阻尼地垂下,露出里面的深邃洞口。


“文师,你可真是个天才!”达芬奇激动不已,一步三阶,连忙赶上去通知小虎。


急促步子越来越近,同时夹杂二人醇厚的声音:


“雁行那家伙估计早就发现并进去了,他又没在屋子里,咱们得快点儿下去!”


“牛啊小子。”这让小虎高看了他一眼,当然,也只是一眼而已。


“给你的,就剩这个了。”达芬奇的兜里揣满了应急用的小蜡烛,似乎所有房间的存货,都被他搜刮的一干二净…


…“啪!”


黑暗中扬起一缕荧光。


映入眼眶的是宽敞的地底隧道,看样子足以驶进车辆。


里面伸无五指,漆黑万分。锈迹斑斑的金属墙壁上挂满了墨绿色的茂秽藤条,有些地方被焦黑和塌方占据,明暗交替时,显得异常诡异。


光照有限,想来他们必须往下头一探究竟了。


黑灯瞎火,只有三根微弱的光源照明了前方。他咽了口吐沫,有些胆战心惊地靠起了墙壁。


小虎一马当先,恍惚见达芬奇还跟在后面,偃文师这才定下心,踢开脚下残石,继续猫腰朝深处走远…


“这里面…应该是个WW2时期的军用地下堡垒。”


偃文师挥动手上的火烛。


“或许是朲躰实验室?”达芬奇凑了过来。


小虎罕见没有开口。但自己却依然还是能依稀感觉到,他的身子也在气愤地发抖。


尽管依旧窈冥昏暗,可适应环境的他,还是观察到了不寻常的地方。


一排监狱模样的房间…几张医用床架零星散落在长廊内,圮下渐泽,吊瓶和盐水上附满了灰尘。


似乎很久以前,许多人生活在这里。


心情越发沉重的偃文师看到一间门上带窗的特殊房间,将烛光递进去一探:


一张落满灰尘的椅子。


一个看起来像是电扇的巨型装置。


一股幽风从里面袭来,羸弱的火苗抖了抖,险些被扑灭。


视线离开了那间尽是寒意的屋子,达芬奇晃了晃火光,招呼着他:


“你们看这些文件…”


靠墙的桌面上,尘土覆盖的档案袋外有着崭新的硕大指印。


话说雁行的手掌有这么宽吗…他想了又想。


翻开纸页,忍着鼻尖缭绕的尘埃和腐臭气味,一手捂嘴,一手翻开资料…


“实验第四十六天报告。”


一行印刷的黑字呈现在几人面前。


“继续。”小虎冰冷的语气从后传来。


“我们在十名马鲁达的身体内投入了鼠疫杆菌、霍乱弧菌以及副伤寒杆菌等,五分钟便起了作用,无一幸存。”


“第五十三天报告。石井长官提议要将病原体在同一名马鲁达的体内培育,促使融合筛选,以来形成新的人工强化细菌。”


众人正在翻阅,一张破旧的照片,却突兀从里面掉了出来。


偃文师轻轻捡起,擦掉陈年污渍,里面泛黄的照片让他不禁愣了愣。


是一个年轻小伙和妻子的合照,女人的肚子清晰可见隆起,一定是怀有身孕。


“唰!”


警觉的小虎强扭腰身,凌空闪过突兀袭来的寒芒、钢牙一咬,铲杆上顶,火花交错间,勉强抵御住了那悄无声息的白骨利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