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莫喊 > 第十章 人面对怪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妈呀!”


偃文师哆嗦着身子,将背后的钢铲拽了下来,眼前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所以始终不敢上前。


达芬奇连蹦带跳地甩出手中的火花苗儿,惨白如骨的烛影在半空划过,散作几缕光斑,映出那恐怖的躯体。


塌软的表皮将深凹的五官挤作一团,面容上沾满绒毛,几根髯须横在脸颊两边;空洞的眼珠在无尽黑暗之中散着鬼火似的光,拉着血淋淋的眼袋。


指甲连着血肉,一伸一收时夹带着些许肉沫;细长的猫尾缠在腰间,白褂碎成烂布,双腿像是被折断一般弯做闪电状,粗壮的肌肉群遍布整条腿部,说它是人类,倒不如说是动物。


怪形转过瘦长的身躯,弓着背部,尾巴无意识地甩在身边,一双赤瞳直勾勾地盯着高猛的汉子。


它那耷拉丑陋的脸扭成肉瘤,气氛紧张之际,脖颈倏然探出三分、伶牙一吐,血口大张,瞬时朝小虎咬来!


他抽出双手,脚掌后移,一个滑步避势,躲开凶狠扑咬;更是冷笑几声,小腿前横,顺势一刮,那怪物重心偏离,却毫不在意,半空灵巧翻转,足下弹射而起,爪印如同狂风骤雨般打了过来!


铁杆遍布伤痕,却并未殃及肉身。可对方的攻击愈加密集,危机关头,小虎一甩兵铲、右手抽拉着穿过腋下,向前一递,刹那间砸在黑影腹部,将它打成弓形,却是威势不减,二次发力,把怪物挑翻,一个旋转直直摔在地上!


“卧槽!牛啊!”达芬奇看呆了眼,也回过神来,借着飙升的血压,钢铲劈头盖脸,一通砸了过去!


“等等!”偃文师却怎地拦住了男人,那张年轻的脸上,展现起淡淡的复杂。 一秒记住http://m.26ksw.cc


狼狈间,怪物鲤鱼打滚避其攻击,闪到病床之上,借力狂蹬,一举越过破空划来的兵工铲,朝着更深的黑暗处跳去!


随着一道蚀骨的嚎叫,洞穴中这时剩下的,却只有喘气的三人,和那几乎报废的铲子…


“刚刚那是什么?!”平静心情的达芬奇将双手汗水抹在裤边,颤声询问。


“一只没什么大不了的怪物。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找出来群殴死,这次的剧本就结束了。”


小虎其实并不平静,他的虎口仍旧发麻,手指在肉眼可见的红肿起来。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前台给咱们挑的本,也没那么难,甚至还不如我最早的新手本。”达芬奇再次开口。


偃文师也有同样感受,或许是队友忒强?


但他继续说道:“现在干啥?继续往里面走?还是出去?快到饭点了。”


言外之意,就是石井小姐马上回来。


“怪物逃跑的方向或许另有乾坤,毕竟咱们现在看到的,也只是外围的部分。先吃饭吧,填饱肚子,下午再来一趟。”


小虎点了点头,惊魂未定的几人离开了可怕的地底实验基地,又辗转着上到一层,由偃文师亲自动手关上下去的门板,确认无误后这才动身前去二楼…


…下午的天际宁静如水。稀薄日光折射着云彩,仿佛挥洒于漆黑如墨的太空中,为银装素裹的世界做着点缀。


潮湿的地下基地内交错分叉,四通八达,震聋发聩的哀吼声回荡在深处,虽然对于这浩大的实验室来说,这道声音却要止步于此了。


悉悉索索的传来些声响。满身脓包的丑陋怪物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


这从小虎手中逃跑的非人生命体,白色的披挂随意套在脖颈之下,一口尖牙利齿闪着点点寒芒、在昏暗环境下嘴角流动着的,不知是口水还是血液。


仿佛是惊动了什么。


“哒、哒、哒…”诡异的走路声突兀地充斥在整座基地当中。


顶部的裂纹内缓缓滑落下一滴污浊的暗河之水,在重力的作用下化为一颗小小水滴,翻滚着、闪烁着,坠落在鞋上。


脚步声如丘而止。


半晌,一双苍白的手,从黑暗中探出。手中是块奇怪的、沾有血斑的纱布、正俯下身子,缓慢地擦拭着前脚后跟的每一个部位。


蜷缩的怪物混浊双眼内不停地收缩着,它张着嘴,弭耳俯伏,沙哑喉咙里发出一道警告的嘶叫。


那双隐匿在暗夜中的血红瞳孔中闪过丝丝恐惧之色。


来人活动着僵疼的右臂,出声道:


“拜你所赐…所以,我是该直接宰了你呢…”嗓音似无平仄,就像陈述事实的机器一般。


“虽然对你那遭遇倍感同情。但我也有自己的任务…”长脸身影渐渐走向了更远的精密仪器面前。


“原来是这种方法提炼…嘿,现实中肯定有不少组织求着要。”雁行的影子立于器械正前,悄咪打包了几个用假名写着《GAS实验报告》的样本,便要离开。


“还是暂且饶你一命吧,我倒想看看那个聪明的新人会如何处理…”


理了理头发,让表情融入黑暗内。


“回见咯。”


怪物躲在角落,那张丑陋而发呕的脸,留下两行浊泪,像小儿般呢喃着:


“化け物、怖い…化け物、超怖い…”


(怪物、可怕…怪物、真可怕…)…


…偃文师望着琳琅满目的日料菜品,自发咽了口吐沫,却在达芬奇的提醒下放掉筷子,一脸郁闷地看着小虎啖啖吞咽。


“等三分钟在吃,如果没投毒的话。”


他这么说到。


谁也不确定石井小姐是否暗中使坏。她在送来饭盒的时候,对所有人露出一副奇怪的笑容。


偃文师差点想站出来揍她。


而据小虎所言,体质特殊的他并不惧怕这些。


同样,他的味蕾能够尝出食物有无异常,实在是方便的技能。


实际上,哪怕经验丰富的资深者,身具特殊力量的也还是少数。只有一些特别的限定盒装剧本,才会有所涉及。


“你到底玩了多少次本…”震惊于小虎能力繁多的达芬奇不禁问起来。


“记不得记不得,都是脑袋拴在裤腰上的人,干嘛老掐着算呢?等死吗?”小虎的舌头卷掉嘴边米粒,双手一摊,示意能够开动了。


“嘿嘿。”偃文师其实也想保持这种心态,唯有将生死置之度外,才能领略剧本内真正的美好。


他抓起金黄肥嫩的天妇罗,狠狠地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