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莫喊 > 第十五章 那消散的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偃文师拖拽疲惫身体一把倒入了冰窖似的屋内。


厚门弹指间合拢。


半睁半耷的眼皮强撑起来,视线探了进去:


玄冰笼罩的隐蔽房间通幽诡异,零下的温度让他瑟瑟发抖。


而门后边是什么?


会是穷凶极恶的怪兽吗?


惊天骇地的兵器…亦或难以数尽的财宝?


只有偃文师明白。


那是一个人。


准确的说,是一个抱着小孩、藏匿于冰层之下的女人。


那白瓷般的脸蛋浸在冰里,如似恶魔狱中的睡娘子。 一秒记住http://m.26ksw.cc


月眉静谧,娇妩玉面儿上,淡薄的红唇淬点莹润粉珠。


她那身子弓得很低,高瘦的躯体竟被封存在寒气扑鼻的冰块中。怀里孩儿的眸子瞪的很大,似乎充满不解。


覆冰之内的美人似乎酣睡着,可俯身探去,那双眼里流露的恐惧,却跨越百年,被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不能让近藤找到这间屋子!”


强打精神的偃文师悄悄退了出来,顺手将吹流骨冷,彻底关在里面。


何等的过分?连同族都不放过的恶魔。


地狱中服刑的石井恐怕早就待着这一天,等着善良的怪物,亲手打开这里。


蜕变为真正的魔物。


他清静片刻,踮起脚尖,便要不动声色地回去。


“那间屋子里,是什么?”


幽灵般的近藤,从昏暗中浮现。


他依旧站的笔直。可语气,却透露着前所未有的冰冷甚至淡漠。


我就知道…偃文师无暇感叹命运的蹊跷。他聪明的大脑早在电光火石间,便已构思好了说辞:


“你大可进去瞅瞅,都是些需要被深埋一辈子的执念而已。”


近藤点点头,步伐轻缓了几分。


“我该走了,希望你能够牢记本心。”偃文师努力地装出一副不舍的面孔,却不停向前走着…可最后还是驻步扭头,冲对方那张惊悚到头皮发麻的脸,问了句:


“你是人类,对吧。”


近藤的头颅显得十分低迷。他茫然地看了看双手攀附的利爪。


“我是人类…”


他怎地抬起头,大步流星地跑向封锁的房间。


糟了!


潮水般翻涌的紧张再度覆盖了偃文师的身体。


他不由自主地小跑着,不时探头望后,随即迈开步子,朝远处的折叠楼梯边冲刺起来!


“呃啊!!!”


异兽的惨恻悲鸣自后方不断传出,那是一种绝望到令空气都压抑的嚎叫、蔓延在黑暗,久久不息。


滔天的心死哭喊连作一片,面前的种种惨状,如死神闪烁寒芒的乌黑镰刀那般,割去了近藤最后的希望。


“畜牲!畜牲啊…”


面肌不停抽搐着,微观却激烈地抖动起来。两行血泪滚烫落下,病态的瞳孔宛若疯魔般覆上一层朦胧的青灰。


那是怎一张绞痛狰狞的脸呐!


“算了。”喉咙里只留沙哑颤动的嗓音。


眼前的景象越发阴沉,光芒、正在一点点消逝。


“算了…”


怨毒目光从深陷的眼窝中散开,惨白的唇自内裂出厌世的颠狂:


“你们才是怪物。你们都要死。”


“都要死!!!”…


…偃文师的眼前终于出现了思念的楼梯,这便准备按下机关,让地下室的门启动。


可还没行动,扶梯自行开落,柔和的光,晕在一片黝黑的地下,达芬奇的大脸从上方探了过来。


“快!快!!”


不等对方开口,偃文师惊恐地喊到,他能感觉身后席卷的风声,越来越近!


不知情况的达芬奇慌忙伸出右臂,抓住男孩扬起的手,偃文师用出浑身的劲,脚尖蹬在钢梯的踏板,向上方纵身一跃!


达芬奇的身体赫然凝固了…一抹殷红划落在澄黄的地板。


恶魔般的怪物抽出沾满鲜血的手掌,一肢断臂从中飞舞,而偃文师的视野,也在一片亮堂中,重新跌回了阴暗。


“我做错了什么。”


怪物的双眼似空洞般漆黑。两道干固的殷红顺流而下,附着上一层不可明语的血色。如同原始的祭祀。


“近藤!快回忆起来!你可是人类啊!”


单手轻而易举便拎起达芬奇挣扎的身子,他不屑的低头俯瞰起了盛怒惊愕的偃文师,将对方高举头顶。


“你有把我当人看吗?你那目光,是不是踩死路边蚂蚁的时候,也会这么伪善同情的望向它啊?人类!!”


怪物宣泄般的仰天大喊,偃文师的瞳孔在一刹那间收紧,他不由瞥向方才掉落的兵工铲。


它提着男人,摇了摇沉重的脑袋,随手将血流不止的达芬奇抛了出去!


耳边狂风呼啸闪过,他的躯体在空中转了又悬。像块随手丢弃的烂布般、直挺地摔在那坚硬的钢墙上。


偃文师却逮住机会,在揪心的一刹那,握紧铲子,朝怪物当头棒喝,掀砸而去!


“混蛋!”


他的胸口起伏着,伴随不断分泌的肾上腺,通红着脸,拳头攥的死死!


偃文师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血压升高间,在肾上腺直冲脑门的作用下,一把掐住怪物的脖子,扬拳便要挥砸下去!


呆愣的怪形迅速调整,双腿在刹那间锁住偃文师的腰椎,可它却因为对方的锁技,导致根本用不上劲,只得翻身与他撕打在一团。


双目赤红着,鞋子都险些掉落,一拳又是一拳地印在那张充满泪痕不知是哭是笑的怪脸上!


“醒!过!来!啊!”


它却反应了回来,挣脱束锁,反手一巴掌扇在偃文师的左胳膊,趁其吃痛之时,欲将他一脚踹到墙边。


深知被怪物逮到肯定凶多吉少,更是死不放爪,手指乱舞着,拼命地抓住那一头毛发,另一只肘子往对方下巴一通乱挥!


偃文师慌怒间被它抓住了破绽,不顾头皮的巨痛,额头直挺挺地砸在其胸口之上,疼得他龇牙咧嘴,人顿时便飞了出去!后脑勺撞在生锈的扶手,留下一抹殷红。


“完了…”看着眼前面露凶光的怪物近藤,偃文师无力地咧了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