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莫喊 > 第二十一章 平淡日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过正午,今日温软的风儿,吹散了昨夜沉重的阴云。


一缕缕澎湃紫气自天际喷发而出,挥洒在高楼大厦之上,带来数不尽的温暖与柔和。


五彩缤纷的霓虹灯遍布在高耸连绵的广厦楼层之间,风味各异的大街小道鳞次栉比、缠绕纷繁,整座钢铁丛林般浩大的都市充斥着欣欣向荣、更有蒸蒸日上之意。


窗前阳光绚烂,帘幕窈窕飘荡。


“呃…”


意识中的黑暗如潮水般褪去。朦胧间,惨白的强光灯恍惚着他的双眼,梦呓时,仿佛记忆被一股摧枯拉朽的吸力撕扯、碾碎、重组…


再后来,偃文师醒了。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房间内部。这使他莫名地放松警惕,不顾额间流淌的汗珠,下意识抬手,欲要关闭暖炉。


可手掌空空的触感,让呆滞平静的他,自发流露了一种,怅然若失的茫然感。


沉下心来,偃文师撇过头去。


在那窗外的世界里,熙攘前行的人群、轰鸣过道的车辆、值班室内摸鱼的保安、正偷泡着热乎的杯面,沸腾煮开的水沫,便要顶破叉子的束缚…


偃文师收回视线,默默地扒开被子,随后是持续很久的沉默。 首发网址htTp://m.26w.cc


……


“振作!我可以的。制定计划、负重健身、查找资料。”


用龙头内残留的一缕清水不停歇地拍起了脸颊,越来越响,直到镜中的面庞愈发红肿,这才收手。


“我会活下去的。”


偃文师的指尖穿过乌黑发丝,深呼了一口气。


草草洗漱完毕。走出厕所,有些不适应地拉了拉换好的健身服,运动鞋原地踢踏两下,随后关上卫生间的门,辗转几趟,准备下楼吃饭。


“早。”家里看样子只剩负责起居饮食的保姆。餐桌上简单摆了几盘西式早点。


吊起一块吐司,却听到一旁拖地的阿姨突然冲自己开口:“你父母上午那阵就离开了。但特地嘱咐过,说这段时间忙,你估计得一个人住了,要我照顾好你。”


偃文师握着刀叉的手向上挑了挑,他努了努嘴,看似自然地将一片培根切了又切,送入口中。直到把肉嚼烂,彻底吞进腹内后,他才面露笑容地说道:“好,麻烦阿姨了。哦对了,我这会儿给您写个表,以后三餐按照这个标准做就行。”


他拿来纸笔,思索着增肌需要的食物。也托他高中有过经验,洋洋洒洒几行字,便交于保姆。


“行,多吃点长身体。年纪轻轻,还是胖些好。”


她却不晓得,眼前乐呵呵的男孩,其生死,早已托付给了老天。


“哦对了阿姨,您一会儿能帮我去买个手机吗?出去左转那边的商场里就有卖。”偃文师咽下可口的巧克力牛角包,端起温热的卡布奇诺,望着杯中腾腾升起的轻烟袅袅,这么问着。


“嗯。”阿姨倒不必询问钱财方面的问题。因为她明白,欠多少,再让他父母转就行了。


“暑假闲着也是闲,嘿嘿,去健身房练练先。”他放下刀叉,看了眼手腕快过五点的时间,擦干净嘴,起身朝专门的房间走去…


D1到D7的健身项目被他罗列的满满当当。


他明白,想要在一次次惊险丛生的剧本任务中存活下来,除了需要聪慧冷静的大脑之外,强健的体魄,也极为重要。


在不清楚何时剧本再度开起的时候,他必须有所紧迫,并压榨剩余能用的时间。


考虑到身体已然不复往日健康,所以初步的计划也只能踏踏实实地循环渐进了。


首先是二十分钟的有氧跑步。他在机器上设置的速度正好合适,不仅锻炼耐力,也可以起到热身的作用。


家里健身器材虽不丰富,但因为装修时候预留了这个屋子,所以顺道买了一些常规设施,倒也不用再特地去外面的那些健身房。


他目标一个月内由原先单薄的67KG再增重十斤左右。一米八的个子,的确需要深刻地训练一番了。


待到履带缓慢停止,偃文师抹了把脸上遍布的汗水,微微喘着气,趁拉伸间隙看了眼表上的下一个动作,着手准备起来。


十分钟跳绳、硬拉四组20次、俯卧撑三组20次、肱二和飞鸟四组各15次、腹部三组不间歇40次、小腿负重三组等等…


在他不知疲倦的运动下,一轮明月悄然攀上复寂晚霞。已过了十点。


偃文师浑身酸痛地从淋浴间迈了出来。毛巾裹在头顶,如释重负般瘫软在房间内的沙发中。即便是最基础级别的训练,自己却仍然需要咬牙坚持才能勉强做完。


第二天亦要如此。他只能不断强迫身体,去适应超负荷、高强度的练习。


撕开崭新盒子的薄膜,取出里面的手机,并将原先破损的旧机数据,通通传输过去。


趁着没事干,他不由钻入了书房。


打开一盏明灯,偃文师倚在桌边,迎上朦胧月色,双手在书海高架中摸索着。


他享受这如同抽盲盒那般的奇妙感觉。


云云典籍就好似命运,你以为在万万中随机,可结局却早已注定。


抽出书卷,是一本《尤利西斯》。


就像鬼童玩笑的捉弄,一脸便秘的偃文师捏了捏鼻翼,情愿,却又不情愿地将它放在面前。


手掌抚过优雅古老的唱机,伴随着黑针摩擦在胶碟沟痕的两侧,一首《G弦上的咏叹调》婉转着诗意的旋律,于静谧中绽放开来。


偃文师还是厘清思路,翻开品读。他时而皱眉、又或低语,最终掩卷叹息,遣愁索笑。


“看了个寂寞,睡咯。”


夏日清风自窗外吹来,将座上书籍洒起半卷,男孩伸伸懒腰,回屋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