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莫喊 > 第二十八章震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公司的时候,树影斑驳。天色默然转暗,秋冬冷意扑卷袭来。


阿杰说胶片的年代过于久远,修复加上拷贝需要大约两天的时间,希望他再等等。


偃文师只能瘫在座椅上,一遍遍摆弄着之前录制的视频,因为员工紧张,他目前兼任采访员加导演,自己研究分镜和排版。


明天就要去拜访这位传说中的“伊特纳”了,想到这里,瞌睡便消散不少,起身收拾一番,跟阿杰打了声招呼,就准备自行回家了。


和繁盛多元的中心地带不同,身处边缘的C区则是由渴望庇护的外来居民以及追求发展的异乡来客们所建立的栖息地。


不同于一河之隔、灯火通明的其他区域,这里就连空气当中,也弥漫着一股腐烂的绝望气息。它就如似大都会的阴暗面,孕育了众多的不良与恶棍。


法律成了废纸,公正形同摆设。在他们眼里,混沌的观念、丢失的信仰!当真善美被随意般地遗弃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阶级的魔鬼统治着众人,资本与压迫充斥在整片天空…


这才是C区的本意。


断壁跟桥面上被混混们肆意涂鸦,用肮脏龌龊的词汇不停地谩骂着社会。


偃文师看着昏暗的苍穹,冷风刺骨吹过。他轻出一口浊气,双手插兜,警惕地走在下班回家的马路上。


“快跑!有怪物!”几名游客模样的人飞速地朝着反方向逃逸,而他们的背后也陆陆续续有着几道奔走的身影。 记住网址m.26ksw.cc


心生好奇的偃文师打着必须去瞧瞧的心思,蹑手蹑脚,从小路边儿饶了过去。


“哒哒哒哒!”多管机枪肆意扫射的声音回荡在整片街角,几辆警车横七竖八地排在街上,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弹孔。


“’英雄塔’派来人没?!”长官嘶哑嗓子怒吼,眼看着掩体就要被满天的弹幕撕裂,而援军还没有到达。


“还在路上,至少五分钟才能赶到!”另一个警察狼狈地躲在车后,攥着的枪杆上满是汗水。


身着战服手捧步枪的特种部队迅速集合前来,同时几辆黑色的集装车紧跟而至,从上面跳下一名名武装人员,不断包抄过去。


“周围居民疏散完了吧!”发泄似地朝着不断前进的钢甲怪人身体连开十枪,火星四溅,却根本没有效果。


“这就是反派吗?”盆栽后隐藏的偃文师皱了下眉,从对方厚重的铠甲及镶嵌在手臂的枪炮来看,似乎是个走废土风格的变异家伙。


“复仇!复仇!”枪管里瞬间窜出无数道发光的火蛇,灼浪与炽热直扑而去!几辆不堪重负的警车熊熊燃烧,爆发苍白的火焰。


有几人顿时便被冲击力甩飞了出去,一头撞在护栏上倒地不起。


“防爆部队挺进。A、B小队跟上!C队后方火力掩护!”


指挥几乎是在眨眼间便下达了命令,老旧的街道内爆炸、射击声接连不绝。随着满身盔甲被逐一击破,两米有余的怪形也很难承受如此密集的热武器交响!


它惨叫着一蹦数米之远,飞速地在公共设施上穿梭,将银灰色的粗壮胳膊横在脸颊和脖颈前,另一只手从下方歇斯底里地开火!


偃文师这时才感觉到要走已经为时已晚,只能不断挪着身子,向周边的药店内溜去。


“如果是生物,尝试让部队朝它的眼部以及关节处攻击!”又一道命令从耳机中传出,战况一再改变,这头怪物已经被逼的走投无路,浑身弹痕若干,四处冒起火红的血。


“你们也要陪我下地狱!”核心的机枪被它竭力抛了出去,在空气中疯狂加速,脱手的刹那甚至产生了一段剧烈恐怖的音爆!


“轰!!”


黄昏赤霞交杂,天外宛若仙落般,皓光冲破天幕,随着一声震荡爆响、闪电径直陨在怪人落脚之地!


超级英雄式的经典落场。


对方不紧不慢地起身,周身爆气敞亮,驱散了漫天烟尘,磨灭了亿万星光。


脚下是微声嘶吼挣扎不停的怪物,整个身躯却是被深深印在沥青地面,仿佛被压于巨石之下,根本动弹不得!


偃文师心惊肉跳,店内的玻璃在一瞬间全部碎裂,那道刺耳无比的声音穿过他的身边,成波纹状扩散开来,随着耳内一热,指尖轻轻沾了沾,居然满是瘀血。


几名特战躲闪不急,被余波冲起,身子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如破布般摔在地上。


“注射镇静剂。准备回收!”


指挥官满脸灰土地从废墟中缓步走来,看到被砸成稀巴烂的地面和自己重伤晕厥的队员们,面庞抽了抽,握紧了拳头。


“谢…感谢支援。”他望向眼前这名没有印象的年轻超英,正欲伸出手来,却看到他那被雷鸣闪电包裹的躯干,又默默把掌缩了回去。


“不用谢,我可是’震雷’呀。虽刚出道,但这世间,已再没人是我的对手了…”年轻人扬起金灿的发丝,显然对自身很是满意。


“我…不想…回、去…”


寂静的场中,微弱如丝的声音却异常刺耳。


指挥官瞬间低头看去,眼里闪过一丝恐惧和慌乱,却又霎时消逝。


震雷恶狠狠地瞪着出多进少的怪人:


“让你说话了吗?”


“咔擦!”一声清脆的骨裂突然打破了宁静,伴随着反派那凄凛般地惨叫声,像一把锋利的尖刀,直挺挺地钻入在所有人的耳内!


顺着微散的夕阳,残日的阴影下,漆黑制服在电花中肆意摇曳,甲胄缟素、像极了天使那冰冷的苍白。左眼外的镜片中闪着地狱似的光、那是恶魔的颜色。


小巷重归平静,一切都如同从未发生过一样,再无人声。


长官目睹了一切。


他张了张嘴、几欲开口———


“哦不好意思,你们可以把它带走了。”


身影冲天而起,化作一道惨白流星,不知去向。


“封锁消息,挨个排查!”


指挥官下达了命令,全部人马倾泻而出。其中一队正是朝药店的方向搜来。


偃文师收回视野躲在窗后,不清楚目睹一切的他被逮到后究竟会被怎样,但坐以待毙从不是其风格。


正要蹿出去,却被一道沙哑的声音叫住。


他回头望去,药房的柜台后,一个肥头大耳的猥琐胖子招呼着他过去。


“嘿,我这儿有道暗门,保证他们发不现。”


偃文师感激地瞟了眼他,避开狼藉的地面,弓着腰一路猫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