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莫喊 > 第三十一章 变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对面便坐着手握浩瀚金融帝国、身价数千亿美元、“英雄塔”及“光济会”创始人,已然久居幕后多年的阿基拉。


老人家的生活起居都在百层塔颠的区域内。


脚底柔和的地灯裹上众人,发着软散晕光,渲在他的那富有亲和力的脸颊旁。从挑高的落地窗向远方极目远瞰,大都会一览无际。


“您好阿基拉公爵。我是来自蓝星日报的记者文师。您可以谈谈对伊特纳的看法吗?”偃文师润了润嗓子,将表情微调到最好。


“当然!在我还小的时候,他就是举世闻名的大英雄了。”老者似乎想到什么,没有唤秘书,而是自己站起身子,颤悠悠地走到书柜前,思索着打开了其中一个格子。


阿杰将镜头移推了过去,聚焦在他捏在手里的破旧玩偶。


这一看便是伊特纳的相关周边。可毕竟几十年以前的东西,上面线头开裂、缝制的“Y”字也脱落了一半。


“他可曾是我的英雄!”


阿基拉负手而立,站在靠近玻璃的地方,双眼直直望着那阴霾遮日的天。


“若无他…就没有今天的我。”


“那是一个混沌、毫无秩序的时代。”老人家回过神,重新坐回躺椅,旋转半圈,把黑压的椅背留给相机,缓缓摇摆了起来: 记住网址m.26ksw.cc


“世界范围内超人类爆发式的增长,让本就在冷战部署方面焦头烂额的米国官方雪上加霜。于是他们启动了“Y”计划。”


“伊特纳和他的伟大战队。”阿基拉将手指合拢,比做一颗正在坠地的炸弹———


“他的横空出世,让原本焦灼的’太空竞赛’逐渐冷却。你能想象吗?在阿姆斯特朗身边拍摄以及护送的,居然是一尊血肉之躯的人类!”


“他宛若神明,在人间闪耀数年。”


“Boom!!”


“’明星’堕落了。”


他的双手突然向外摊开,瞳孔也随之瞪到了最大:


“1970年后米越战争的收尾期,伟大战队近乎全灭的离奇死亡、伊特纳暗藏玄机的对立演讲、嬉皮小鬼决定性的质控…”他润了润嗓子,语气难免多了一丝落寞与悲哀:


“他被民意压倒了。”


“民意呐…有时如泄流的洪水猛兽,同一杆搅屎恶棍。它既不分对错,还易遭人利用。但它却凶狠强大,无人匹敌。即便是最辉煌的君王,也难以招惹。”


“杀死人类全体或落魄归隐。万般无奈的他选择了后者。”


偃文师在本上快速记录起许多需要细查的相关词汇,他时不时抬头,注意着对方流露的神情。


只是民意这么简单吗?笔尖在这个关键词上圈了个圈儿,打了个问号。


“我始终觉得,他还会回来的…”


“感谢您的合作,那就不打扰了。”合上笔记,偃文师跟阿杰鞠躬退下。


阿基拉一人沉寂在桌前,恍惚了许久,伸手按了按呼叫器…


…宽敞明亮的走廊里走着,他俩被迎面走来的二人喊住:


“是你们啊…”阿杰扫过胸牌,原来是消失已久的其他玩家。


“从阿基拉的办公室出来的吗?都问了些什么?”皮浪伸着头,向后瞧了瞧。


偃文师一个跨步站出,装出一副乐呵呵的脸:


“也没啥,聊聊伊特纳。你俩呢?”


喜鹊眨眨眼,似笑非笑:


“还行吧。一直在忙着采访各种’英雄塔’里的明星超英,这会儿去找’震雷’。”


“要不要交流下情报,约个点?”偃文师疑惑找超英怎么跑到顶层来了,却依旧维持着脸部,挤着月牙般的眼睛。


皮浪却轻轻拨了拨头:


“等过了第一幕再说。现在搁剧本杀里就是通读时间,可不能交头接耳。”


“害。”…


…就此别过,两人揣着见底的经费,买了回C区的地铁票,刚从安检出来,在站台边干坐等待。


“内俩厮铁是资深者…”偃文师气不打一处来,拳头抵在大腿上,暗暗记住了二人。


“资深者?那是什———!”


“咚!!”话说一半,一道振聋发聩的恐怖爆炸声在瞬间扑面传来,地铁站刹那便陷入了黑暗,而后一闪一熄的应急灯和警报凄厉的噪音高昂串响!


“卧槽!上面发生啥了??”


偃文师一蹦站起,也不管全是灰尘的头发,便急忙往角落处窜躲!


又是接二连三、犹如灭世的巨声自地上穿透进站内,列车边突然燥热,绚丽的火花自油箱处迸发而出,红光染满了半片黑暗,炽热的灼浪铺散开来,呈弧形朝着四周方向延伸!


熊熊火焰凶烈地燃烧着,火苗争奇斗艳,橘黄霞染四方,一副炼狱之景象。


只见那漫天飞舞的星火中,一道金红的剪影狼狈爬出,烈火灼灼燃烧,身影的轮廓逐渐清晰。


“阿杰!”丢掉外套的偃文师无助地朝大火中高声大叫,可许久并未有人回应。


不能再呆这里了。趁出口还没被堵住,他拼了老命地跑,向白昼洒落的地方,飞奔而去!


伴随眼前越来越亮,光芒里盛着温暖。


他慌忙向外望着,炽热白芒刺痛着他的双眼,忍不住泪光闪闪。


是久违的云彩和太阳。


他一脚踏出———


“轰轰轰轰!!!”


偃文师的身体消失在了光芒里。


那比先前还欲炸裂数倍的爆破如同撞砸教堂顶上的古涩巨钟一样,沉重的闷响震碎了方圆几百米近乎所有的玻璃制品,更是划破了十里高空,吹散了大雾笼罩的穹顶!


半空中,小型的蘑菇云中赤焰烛天,铺天盖地的黑烟遮盖了每个人的双眼。他们看不到天上的一切,更是无暇去驻足,因为、人们自身难保。


从爆炸的中心呈弧形半径一里内的建筑物都或多或少受到了牵连,钢筋泥条在空中肆意乱舞,不知砸坏了多少车辆,死伤人数恐怕也不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