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莫喊 > 第四十五章 出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人们陆续离开后,偌大之地霎时静匿了起来。


偃文师看着周围环成一圈、形状各异的六把椅子。在昏黄的幽灯照射下,像是通往六道轮回的入口。


他推膝站直,将属于自己的木板凳摆放好,也走出了大门,朝先前教官所说的“兀鹫”寝室散步过去。


听他说那层有专门的淋浴间,自己也刚好可以洗干净这一身泥泞与丧气,调整心态,迎接明日首次出征…


神清气爽地洗漱完毕后,他在厕所门口的镜子前罕见地愣了愣。


“如果是梦就好了。”右手在方才下意识地想要找到冲马桶的按钮,但只是抓了个空,这才想到原来是旱厕,甚至…从那黢黑的洞口还能隐约听到外面呼啸的狂风。


偃文师继续用水管内残存的半缕浑水擦抹脸颊,直至镜内的陌生面庞露出丝丝无奈,这才收手。走出熏天的厕所,有些不适应地紧了紧换好的制式军装,皮靴原地踢踏两下,然后关上淋浴房的门,辗转几趟,回到宿舍中去。


三铺间的室友却只拼凑了两人。


小胖躺在钢架床上一手捧起《聪明的投资者》写的格外认真,但看那架势,更像是在上面涂抹些什么。


闲得无聊的偃文师偷偷观察起这个年轻且激进的小“愤青”。


晓是自己的目光被发觉,胖子冲他点头微笑,不动声色地合上书本: 首发网址htTp://m.26w.cc


“威尔、路易斯·威尔。你呢?”


“我叫文师,曾努属于华国驻越部队,现在…只是个可怜的阶下囚。”


“嘿,别看我还年轻,高一也打过四分卫!这堆脂肪里还留有不少肌肉呢。”


偃文师饶有兴趣地听着,随后见他轻声道来:“你知道吗…我本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运动员。而那个该死的富家仔却抢了我的位置。”


他靠在墙边,让紧绷的身子贴近些。


“我曾畅想,为什么我不能成为伊特纳那样的超人?难道上帝,真的没有选中我吗。”


“我也有梦!”他苦笑着,声音越发弱小。


“所以,一路波折,我来到这儿。”


“我会成为大人物的…一定。”


偃文师思索着几十年后许多大名鼎鼎的名字,看来他日后并没有完成自己的梦想。


聊天到此为止。毕竟自己只是过客,能做的,也只有说着不咸不淡的安慰话语。


咸鱼般躺在松软的床上,军绿色的棉被将他裹在一起。


温暖,再次回到他的怀抱。


他舒服地呢喃一声,倒头睡去…


…锁链划过狱栏,黑暗吞没的空间中,少女的腿间遍布着嫣红梅花。


她拖动遍体鳞伤的身子,浸湿的纤纤赤脚在地面上印出道道渍迹。


再度回到牢狱,她拉过草堆内的纱布,夹在腰间,银牙咬上白布,一只手轻顿地环过臂肩和别处的伤口。


光———


那束微亮在她疲惫的视线里越发混浊弱小。


泪早已干涸。


自己。看来真的要撑不住了。


伊特纳…真想见见呀…


……


如是到了第二日。


“伊特纳在这里,郑重的向世界人民承诺,’伟大战队’将用最小的代价,介入、了结这场无休止的纷争。再度声明,战争即将结束!”


五人身前的伊特纳站在高耸的瞭台前放声喝吼。磁性的声音铿锵有力,传遍即将出发的六十人耳中。


米军重型基地的机库内,随着一段段灯光开闸,堡垒的外部开启了一道缝隙,寒光略过水流似的舰身。五艘形式各异的中型喷气机相继升起。


那场景无疑是壮观至极的。


飞梭们就像一颗颗燃烧的火花,化作闪亮洪流,被弹射装置推进着,穿过一排排密集的画线区域,后面顷刻间迸发出一抹气流,形成银丝般的景象,不一会儿便消失在苍穹的弧度里。


偃文师他们二队坐在前面的驾驶舱内,背部在加速度下绷紧再紧。目光颇为凝重地看向漫天黄沙的外部环境,毕竟再过半小时,自己就要和令人闻风丧胆的辐射打交道了。


那就是米军驻越基地吗…他透过窗外看去:


一片云雾中,孤独的堡垒在时间蚕食下愈发昏暗,附上一抹土绿。红黑的锈迹密密麻麻,金属的外壳上满是补丁和褪色,那些坑洞和弹孔,见证着敌军的顽强…


只有“巨人”般的兵器依旧矗立。


哪怕支离破碎,“它”仍然眺望着、注视着那方昏暗的诸天,静待文明的陨落…


飞船很快便受到重力的拉扯开始迅速下坠。它们像是一团团明亮的火焰,冲破了层层云海后,展开四支粗壮的机械臂,动辄恍然,喷出妖艳的深蓝气息,声闷山摇间企图停止陨落的脚步。


虽然剧本世界的科技比同时间现实高超了不少,但毕竟是艘经历过战争时期的“老家伙”,窗外的推力涡扇发动机显然缺乏检修,使得里面坐着的人们苦不堪言。一个个东倒西歪、眼冒金星。偃文师看到眼镜男苍白着脸色,好似在憋着心中的呕吐之感。


遥远的外面是一望无际的城池废墟,繁多的丛林绿叶遮蔽了大部分来自空中的窥探。遍地是断壁残痕,数百年未有人类到访过的森田长满了藤蔓杂草,这似乎并不像核武覆盖过后的荒芜诡姹之地,反而有种没落的室外桃源那副感触。


飞梭缓慢地降停在了没过天际的沙漠戈壁中,烟尘四起,如似天边的一阵狂卷奔袭至此。这里寸草不生,只有数不清的岩石巨块和背后洞中躲藏的蚯蛇蛛蝇罢了。


偃文师解开安全带,有些晃悠悠地站到开启的舱门边,大吸了一口气。


香甜的空气在鼻尖缭绕,近乎令他沉溺。虽然漫野黄沙,燥热酷暑,但不妨碍工业消失后的地面,重拾清新。


戴上面具的“哭丧”起身说道:“前面就是目的地了,敌人早已穷途末路。伊特纳不会直接踏上战场,全球人民正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而咱们需要做的,就是清理开道,以最快的速度,尽可能实施斩首。”


他收紧长刀,环顾四周:


“那么都穿戴好一切。对了,麻烦你去后面将装有’阿格尼’的装甲车开出来…”他示意起一名行军士兵,后者转身朝后面走去。


没有哭丧的准许,他们只能在飞船中先换起特殊防化服。


众人开始忙碌起来,都把自己武装到牙齿。偃文师拉下树脂做的透明罩子,这点错科技树的防化服倒不像现实21世纪那般沉重,而是更加轻便,基本和户外冲锋连体衣无异。上面印了一只荡翅兀鹫的图案,通身大地色。


而有过狱中经验的偃文师几人肩上被绣上一个红色的追踪印花,意思需要重点关照,避免杀人逃跑。


这可是漠日,又能逃到哪里去?无非是落得被砂土吞没的命运罢了。


原来所谓的武器就是这个啊…腰间的残旧步枪和佩刀格外显眼。虽说肯定还存留肌肉记忆,但他打不打的中就另说了。所以偃文师只是在左胸前口袋装了两盒备用弹夹,便不再拿别的东西了。


待整装即发,十二人和两辆小型装甲特殊搬运车所组成的怪异队伍,星星点点地向着不远处青灰冒黑的破败之城行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