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莫喊 > 第四十六章 双头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们已经到达森林的外部,都打起万分精神来。有些小虫子用口器咬破衣物可是会造成细菌感染和辐射增加的,所以一定要时刻注意腕上废土探测器的数值!”


哭丧用拐尖戳掉防护服上不知何时黏爬住的环节动物门蛭纲类蚂蝗,又轻轻将拐杖的身长拔高一段,杵在地面扭头强调起来。


在覆盖遍野的原始丛林中生存并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不仅是虚无缥缈的恐怖辐射、高温缺水和未知生物的威胁,更是不断提醒着他们,这可不是一般的户外探险…


从昆虫毒蝎到巨荆刺棘。枝繁茂叶中纵横交错着如蛟龙盘绕的藤蔓枝条。旱躁厚热的树叶层下充满滑软的无脊椎物种和腐木烂茎。七凌四散的植物延缓了行军的步伐,让本就不方便的腿脚更加困难。


大汗淋漓的小胖儿正想扣开面罩散散热气,却被队长制止道:“我说过看好手腕上的装置!外围空间的废土值目前在一千二百左右。而我们身体每小时摄入的弗翱特值,哪怕有着紧束的防护服,却已然超过了三十!”


他将拐杖横在威尔胸前,看着他那被汗珠蛰跳的眼皮和扭曲的胖嘟面颊。


“我不想在我带队的时候,出现人员方面的损失。”话语落下,哭丧别过脸去。丛林中安静的只留鞋底踏碎枯叶的脆响和履带抽递的轰鸣。


也就是说,如果现在停滞不前的话,那么自己能在这外围待上的极限时间是40个小时。而脱下衣物直面辐射的话,就需要加上原本辐射服弱化的一半了。


偃文师不动声色地计算着,如果按照这个参考系来讲,那爆炸中心处的废土值若是超过三千六,则留给二队常人探查搬运的时间恐怕只会落得几个小时之短。哪怕有防护服的百分之五十削减,也无济于事。


地形的复杂以及脚下随处哧溜的毒蚺无时无刻不在牵制着被安排到队伍外侧探查情况的偃文师走动的脚步。他的神经一直紧绷,不敢有所松懈。


本来已经够足够谨慎的偃文师还是在穿过一片茂盛的脆叶之时,肩膀处“啪嗒!”一声,掉下一只两寸长的绿色花纹毛毛虫。 记住网址m.26ksw.cc


可吓得他一颤。恶补过这个世界物种的偃文师自然是认得它。这叫魔鬼蚕蛾,虽然看起来毫无威胁,但其身上那多如牛毛般柔软的小绿刺,即使是最轻微的触碰,也会扎烂衣角,带来灼烧感般的剧烈疼痛,持续很久!


所幸他在脚边瞥见了一根细长的枯枝、趁着毛虫并未发觉异样,单手闪电般抓住根条,将肩上蠕动的东西瞬间扫飞,摔在一旁树干上“咕噜咕噜”地滚了下去。


回头看了眼落在后面的皮卡,偃文师升起想法。


如果只是这种威胁程度的生物,那么所谓的“阿格尼”系统究竟是为了对抗什么样的存在呢?仅仅作为震慑反抗军的手段吗?


他显然把目标放在了昨日军官口中的“恶神兵”一流。可能是任务世界内的狼豺虎豹,亦或是一些更可怕的变异怪物也说不定。但详细信息并没有过多透露,真把我们当成用完就丢的工具人吗…


枪鸣声愕然打破林中百年孤寂。


从偃文师的身后传出一道清脆的訇叫声。头顶的方向扑面而来灼灼烧红,就连防御服保护下的的皮肤都逐渐变得炽热起来!


一双猩红的翅膀突兀张开,刮得树枝乱颤,抽在身上疼到乱蹦。偃文师凝目远望,此禽鸟体丰满,双头鹰眸,昂首钩喙,三足挺立在三丈远的参天古树之上,黑黝黝的眼珠直愣愣地盯着一行人。


“居然是奥玛?!”


“你这个恶魔,又想来杀害我的同胞吗!”随行的军官瞳孔近乎要瞪出眼眶,他撕心裂肺地大声喊吼着,一只手拼命摆手散退众人,腰间拔出的手枪对准了眼前的、足以称之为战场最恶的敌人———


它突然扇起巨翅,一个向下俯冲、坚锐的利嘴啄穿了旁边愣神一人身上的肌肉组织,又趁其挣扎之时,鼓胀腮帮,玄幻般地口吐一团炽白光焰!待刚触碰到那个士兵的身体、便止不住地燃烧起来!


“是奥玛的吐息!快找掩体躲开啊!”电光火石间,目眥欲裂的士兵们连开数枪、逼退了那一丈有余的火之鸟,一把将身后的眼镜男推走,双眼凛厉地瞪向这不速之客。


哭丧瞥了眼带路老者,对方耸耸肩膀,并未言语。他暗骂着,指挥一人将侧面的门打开,便要钻进车厢内,激活系统。


偃文师苟在远处的树旁,视野透过繁茂绿叶注视起眼前突兀的惨状。探测器阢陧地闪烁红光,周围的废土值自白光喷涌后猛然提高了两百点以上!


哥斯拉吗这个东西?!他内心一片惊愕,却是没想到自己会对上这般存在。剧本店还真是不留情,每个任务致死率都极高…


能量将这士兵烤的焦脆,散发一股熟透的味道。但白焰未熄,依旧不屈不挠地焚烧此人的身体。它猛啄倒霉蛋的腹部,令原本健硕的体型被撕的血肉模糊,烂肉片片地挂在一团,就连五脏六腑都被暴力的抽了出来…


“砰!”怜悯的子弹直接洞穿了那人的头部,随着脑浆飞洒滑落,他绝望的惨叫戛然而止。双手垂了下去…


“文森特…”为首军官喉结一阵滚动。他的面庞在烈焰反光下无声地扭曲着,旧恨新仇的悲痛占据了仅剩的理智、竟然选择扔掉了枪支,拔出佩刀,朝熊熊燃烧的火之鸟,冲锋起来!


而哭丧半眯半闭的眼中闪动一抹凶光。他手握弯柄的姿势幽雅而熟练,刀刃无痕,整个人如同浮扁掠影,又宛若出水蛟龙,将刀尖一正,向巨鸟的所在递了过去!


奥玛的眼珠跳帧似地转了转,突然一震羽翅,荡开双刀的夹击,足足三米的英躯拔地而起,伴着长啸离开…


男人的焦骨烂尸被队伍收集起来埋在了战斗的中心处。


土越挖越深,偶尔有蛆蚯钻过,每个人都被要求参与到掩埋的过程里。


女人慌神地偷抹起眦泪。似乎在替死者惋惜,却又好像是哭诉着众人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


当最后一抔黄土盖上凸起的深色地面后,士官捏紧拳头,双手死死地攥起胸前钢牌,嘶哑的声音只有疲惫:“联邦那边果然出动了奥玛…神呐,这根本不是我们能够参与的行动…”


“这是送死…”


哭丧捡起刀柄,搭上其肩膀,冲面罩下悲愤的他摇了摇头。


“服从命令,继续向前进吧…”


偃文师虽说云里雾里,但看到沉默着收拾行李的队伍,也只能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