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爱豆看书网 > 莫喊 > 第四十八章 钢琴王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www.26ks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路易斯·威尔的尸体被放在翻搅后的凹陷内,但因为时间紧迫,并没有盖上厚土。


“我玻璃罩碎了,去车里换一下。”偃文师不等哭丧的许可,随意丢掉沾血的钢铲,径直朝车内走去。


眼镜男的视野平移向几名发呆的士兵们,挤了挤眼睛,手指在背后偷戳个破洞,随即夸张似地惊觉:“啊我也…还真是运气不好。”


哭丧努了努嘴,让他快些滚远。


偃文师前脚进去,那男子便拽上车门,蹬到凹槽紧跟着溜了进来。


“兄弟。”来人开口英语,嘴角咧着冲他扬了扬眉头,又干咳两声,压低了语气:


“你真准备…呃,就这样束手就擒咯?”


偃文师轻挑下巴,精致的手环过耳后,缓缓摘下头盔,放在角落。直起身子,瞥见车外若有若无的窥探,喃喃起来:


“怎么,你要和他们势不两立?”


他的表情逐渐玩味。掌心挨着嘴边,歪头悄然打趣:“你呢,也犯事儿被遣送来的?”


“啧!”那人收着下巴,眉宇倒竖,镜片下双眼瞪的圆滚:“我可是如今这半边越国的皇室子弟,自幼被送往米国读书,更乃业界赫赫有名的钢琴天才。” 首发网址htTp://m.26w.cc


眼镜男脸色一阵云涌。嘴角颤了颤,眼神飘忽迷离。忽地头顶一抖,待回过神来,只剩满脸苦涩:“但没想到…好像是交涉失败,父亲就放弃了我。”


他那镜片下的瞳孔肉眼可见地暗淡几分。


“他们把我绑到这里,叫我死在这里…”


戴上全新的装备,偃文师没不可查地顺了两片弹夹。


“你叫阮裴庆?”塞进靴内,他随口问道。


“哎?”眼镜男没有跟上电波。


“哦哦,对。”


偃文师的嘴唇变成个圈,他无意识托腮:又是一个几十年后没听过的名字…难道这位“钢琴王子”也死在这次行动当中了吗?


收回感叹,他伸了个懒腰,手指却贴紧唇梢,背部堵住窗户,正颜面对男人;


“如果袭击再次降临…谁又会是下一个呢?”


眼镜男被盯的发毛,换上胶套的手连忙压住偃文师肩膀,拍上又拍。他那焦虑的黑目转上再翻,脸颊却忽地得上一抹贼意。


“女人肯定不能首发,她好像是蓝星日报派来的战地记者。咱俩也算中坚战力,对抗怪物需要我们。嘿嘿…”


他搔了搔头:“那个老头怎么样?反正半步入土,不如把生存的希望交给我们年轻人…”


“嚯…”偃文师的脸上浮现许久未见的假笑,眯成了月牙。


那眼神让他愈发怵色。快速穿好,阮裴庆一声告退,先钻出了车内。


等偃文师回来,一名士兵上前平静地转述道:“他提供的路线尚可,前面我们仔细探过,没什么危险。况且这次五支队伍全军出击,还有约莫六百米,就到目的地了。”


迟了一秒,他瞥向偃文师,补充起来:“不要试图逃跑,华国人…”


他顿时咧嘴乐呵起来,也不看眼前的人,迈起步子。


行了阵子,一回头见众人还未出发,他又低眉叹息一句:


“走啊?”


这便再行动起来。


……


一路上确实没有再遇到什么危机。


……


“是这里没错吧…”


哭丧的手一点点抹去岁月的灰土,那深幽洞穴已落满百年尘埃,却好像依旧等待着、凝望着,在这漫长时日里揭开它真正意义的人。


就好像走出森森宙宇,重返人间。


犹如从灿烂文明堕入原始蛮荒的失落表情空洞似地展现在他呆滞的颜上。


地之主、虫潮、陨落的星辰…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些、莫名其妙,却又令他颤抖声音和画面。


是谁?!哭丧惊恐地捂住了头。


“痛!”这是他大脑唯一传递给神经的信息。


记忆充满了陌生,难以忍耐的不适感近乎捏停了他的心脏!


一颗水晶。


意识深处的水面漂浮着深紫色的璀璨,锁链般的符文环绕密布其周围。


茫然的他还想伸手触碰,却仿佛唤醒了禁忌。


紧密流转的纹路在瞬间化作一股滔天气浪,摧枯拉朽地蹦退来人,狂风作响,吹的哭丧碎发乱舞,身躯重重地摔入了意识的波涛!


那一刻,他被吞没———


“喂,你没事吧。”士官正欲搀扶,可被其一手推开。力道巨大,竟使他险些甩飞,趔趔趄趄地歪倒在十米远处。


一手拼命按着太阳穴,另一只还保持着方才推搡的动作。


我的力量来自何处?这声音为谁的?脑内水晶究竟怎么回事?


本能驱使他不敢踏入这透露古老的洞穴内,但他是执行命令的军人,是毫无感情的机器!


“咔擦。”哭丧用枪对准了自己的头颅。


“停下!!”


异样如潮水般退去,他的世界重新明朗。


所有人都在远处焦急的观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没人会想让一名强大的异能战士就这么出师未捷身先死。


“我…”他喘气的声音越来越弱,冰冷的眼神略微上抬,伴随汗珠划过脸颊,遍布雾气的面罩下缓缓吐出:“还能走。”


他的手指在扳机处直了直,幸亏没有扣死。


“明白,现在有何指示。”


士兵们彻底被这个男人的狠辣给镇住了。这股魄力,让他们收起了先前种种的不情愿,甘心为他而战斗。


偃文师不再关注,扭头看向通往地底的门扉。


士兵们掏出几支老旧的强光手电,拍打两下便闪烁着明亮起来。照射进黑暗内,映出里面蛇洞般的些许真目。


阮裴庆默不作声地摆好镜框。低头一言不发,身子却默默跟在了靠近哭丧的侧后方。


战车的打火声吓得他回头望去,恍惚见几人还跟在后面,这才定下心,踢开脚下残石,继续猫腰朝深处走远…